巴黎名人咖啡館 孕育啟蒙思想

2017/06/15 09:36:00

20世紀前期,巴黎出現知識分子、藝術家等名流形成的「咖啡會社」,他們相聚在咖啡館雜談辯論,不知激盪出多少創意,一時間引領藝文潮流,醞釀成至今仍為人津津樂道的咖啡文化。

文、攝影/曾依璇 (中央社駐巴黎記者)

電影《愛在日落巴黎時》(Before Sunset)裡的席琳(Celine)和傑西(Jesse)在巴黎的莎士比亞書店重逢,抓緊有限的幾小時,邊閒談邊漫步走向隱身於巷弄裡的「純粹咖啡館」(Le Pure Café),兩人在被歲月磨得光滑的木桌兩端,敘舊、試探,也許還有一點點調情。如果這個場景改在星巴克(Starbucks)拍攝,兩名難忘舊情的男女是否仍會有一樣的悸動?

星巴克進軍咖啡之都 美式快餐挑戰慢食文化

這部電影於2004年上映,正好在同一年,星巴克首度落腳巴黎,第一間門市就坐落在觀光景點巴黎歌劇院大道上。

一開始,許多巴黎人對星巴克嗤之以鼻,還說「上車前在車站買一杯星巴克外帶倒還行」,但平常想悠哉地看報、與人相約,還是會去習慣的傳統咖啡館。

《快訊週刊》(L'Express)當時還替報導下了一個別有用意的標題:「星巴克進攻法國」。

花神咖啡館曾有眾多文人雅士在此暢談,儼然一個時代的文化基地。

花神咖啡館曾有眾多文人雅士在此暢談,儼然一個時代的文化基地。

十多年過去了,現在,整個大巴黎和巴黎主要機場,以及里昂、馬賽等法國各大城市,都有星巴克的蹤影,全國分店總數超過90間,顯示法國人很願意接受美式風格的咖啡館,更別說從全世界蜂湧而至的部分觀光客, 專門要找星巴克,只為了買一個大量製造、繪有巴黎鐵塔或凱旋門的城市馬克杯。

雖然沒有統計數據,但武斷一點地說,巴黎人提到「咖啡」兩字,最先想到的還是小杯濃縮黑咖啡,也就是最簡單的咖啡原型,要加水、加奶、加糖是另一回事,淋上焦糖醬、加冰塊、鋪上餅乾碎末或撒花瓣則是匪夷所思。

星巴克提供一般法國傳統咖啡館沒有的冰咖啡、甜口味咖啡飲品,對年輕人來說仍有吸引力,飲料品項和周邊商品又年年有新花樣,因此,巴黎的星巴克總是門庭若市。

在巴黎星巴克,一杯義式濃縮咖啡要價2歐元(約新台幣66元),比台灣星巴克的80元便宜;小杯卡布奇諾4.25歐元(約新台幣140元),比台灣的110元稍高,但以物價和薪資水準來看,巴黎的星巴克定價還是顯得更加親民。

*看單篇不過癮?訂閱電子雜誌《全球中央數位雜誌
        訂閱紙本雜誌《全球中央訂購單

咖啡館不只是社交場所 亦是藝術與知性集散地

雖然星巴克成功在法國落腳,但幸好,巴黎的獨立小型咖啡館仍然蓬勃,幾乎每隔幾條小巷就可找到一家,與其尋求推薦,不如自己探索,總能找到一家對味。

典型的巴黎咖啡館,桌子大多是木製,而且很小一張,幾乎比肩寬不了多少,兩杯咖啡、一個菸灰缸和一份報紙,差不多就占滿了桌面。不過,這樣的空間對一個獨自上咖啡館的巴黎人來說,也很足夠了。

在巴黎,咖啡館不是手機、筆電的臨時充電站,甚至也不只是解咖啡癮的地方,而是交談、議論、沉澱的所在。

20世紀前期,巴黎出現知識分子、藝術家等名流形成的「咖啡會社」(Café Society),他們相聚在咖啡館雜談辯論,不知激盪出多少創意,一時間引領藝文潮流,醞釀成至今仍為人津津樂道的咖啡文化。

當然,隨著時代演進,遠距或習慣在外工作的人愈來愈多,巴黎也出現一些專供消費者久坐的咖啡館,不僅採光明亮,還提供無線網路和插座,也有可讓多人集體討論的大桌,以及各種鹹甜輕食讓人隨時填個肚子,例Husby Café & Coworking、Café Craft,或者像L’Anticafé以每小時4歐元計費,可自由取用咖啡蛋糕,還提供印表機和掃描機服務。

巴黎現今營運中的最古老咖啡館,是位於第六區的普羅柯佩咖啡館(Le Procope),自1686 年起營業至今,已有331年歷史, 曾在這裡出入的名人包括作家伏爾泰(Voltaire)、哲學家盧梭(Jean-Jacques Rousseau)、詩人韋蘭(Paul Verlaine)和穆塞(Alfred Musset)等,一時風華可以想見。

雖然海明威( E r n e s t Hemingway)、沙特(Jean-Paul Sartre)、西蒙.波娃(Simone de Beauvoir)等文人作家的年代還沒有連鎖咖啡館,但即使有, 你能想像他們捨棄花神咖啡館(Café de Flore)和雙叟咖啡館(Les Deux Magots)的特濃咖啡,人手一杯星冰樂、辯論哲學的模樣嗎?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全球中央》2017年6月號;本文由《全球中央》雜誌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訂閱電子雜誌《全球中央數位雜誌
訂閱紙本雜誌《全球中央訂購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