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國安省老人 排隊等長照床位

2017/02/15 15:35:00

目前在安大略省,正等待被安置到長期護理機構的老人,約2萬4,000人,其中有很多人是在醫院等候。眼看老年社會來臨,安省長期照護協會預估,等待的數字很快就會加倍。

文、攝影/胡玉立 (中央社駐多倫多記者)

比爾高齡90歲的獨居母親艾琳,去年在家中浴室摔倒送醫。老人家這麼一摔,摔出了一堆問題。艾琳從此必須依賴旁人扶持才能下床,無法回家自理的她,不得不留在醫院裡,等待前往適合的老人護理之家。而這一等,就是九個月。

長照機構供給不足 老人須耐心等床位

在全民享受免費健保待遇的加拿大,類似的急性後期連續性照顧,其實比起台灣,算是相當不錯的。像艾琳這樣,在醫院裡一待就是大半年、甚至一兩年的例子,並不罕見。

比爾的母親之後由加拿大安大略省政府委託的非營利機構「社區照顧管理中心」(Toronto Community Care Access Centre,CCAC)協助,安置到長期照護的老人護理之家。

艾琳的家人有權選擇五個長期照顧機構,並排出艾琳希望入住機構的優先順位。但是,在把心目中理想機構的先後順位交給CCAC之後,一家人也只能耐心等待CCAC通知,看看哪家最先有空床,再決定願不願意入住。

在安省,排隊等候入住長照機構(圖)的老年人人數眾多,等待數月甚至數年,是常見的事。口碑好的長照機構非常搶手,也隨時接受民眾入內參觀洽詢詳情。

在安省,排隊等候入住長照機構(圖)的老年人人數眾多,等待數月甚至數年,是常見的事。口碑好的長照機構非常搶手,也隨時接受民眾入內參觀洽詢詳情。

比爾對於母親在醫院裡等了九個月才等到長照機構空床, 非常懊惱。他抱怨說,加拿大安省的長期照護機構,數量明顯不足。

由CCAC協助安置、提供全日護理服務的長照機構,長者獲得安置入住時,必須自行負擔食宿費用。由於加拿大社會福利制度堪稱健全,一般人在退休之後,除了可以按月領到過去工作期間政府強制要求儲蓄的退休金(CPP, Canada Pension Plan) 之外,還有老人年金(Old Age Security, OAS)可領,基本生活大致上都過得去。

艾琳本身是退役軍人,有額外的津貼補助,所以每個月只需要再付幾百元加幣給老人護理之家,就可以住進單人房。但艾琳之前住在醫院時的鄰床病友,就沒有那麼幸運了。這位病友在醫院待了一年多,至今還在苦苦等待一個自己付得起的長照機構床位。

*看單篇不過癮?訂閱全本電子雜誌《全球中央數位雜誌

照護人力缺、薪資低 長照制度仍待改善

而在長照機構床位普遍不足、排隊等候入住者眾的現況下,不久前,安省還傳出一椿令人驚愕的社會新聞:安省一家養老院護理人員維特勞佛(Elizabeth Wettlaufer)遭到逮捕並被起訴, 原因是她涉嫌於2007年至2014 年間,用藥物謀殺了任職的兩家老人護理之家,她負責照顧的八名老人。受害者有男有女,年齡在75歲到96歲之間。

維特勞佛為什麼要謀殺這些手無寸鐵的老人家?原因還有待調查和公開。但遍布安省各地的老人護理之家因此備受關注。其中,就有報導指出,問題不是出在個人,而是「制度會殺人」。

加拿大廣播公司(CBC)去年底在一項報導中指出,安省的長期照護制度出現了危機;不只一位在老人護理機構工作的人士透露,老人院裡有不少病人受到虐待、或遭到忽略。

工會代表說,現行的安省長照制度被過度扭曲,護理之家的勞工薪資過低、員工人數不足、需要他們負責照顧的病人人數卻愈來愈多,護理人員工作量過大,連停下來和病人做短暫眼神交流的時間都沒有,還有人身心壓力大到在停車場崩潰大哭, 「絕大多數的長照工作者,不會想讓自己的親人被安置在他們工作的地方。」

今年11月底,加拿大工會公開呼籲立法改善長期照顧制度, 安省新民主黨省議員吉利那斯(France Gelinas)也向省議會提出了一項個人法案,要求立法明文規定「每位接受長期照護的老人,每天至少被照護達四個小時」。

安省註冊護理人員哈瑞西姆查克(Jason Harasymchuk) 說,如果可以多花點時間在老人家身上,每天多個幾分鐘也好,情況就會有很大的不同。「不管是提供長期照護的員工本人或是老人家的親人,都會更加心安。」

根據統計,目前在安大略省, 正等待被安置到長期護理機構的老人,約2萬4,000人,其中有很多人是在醫院等候。眼看老年社會來臨,安省長期照護協會預估,等待的數字很快就會加倍。

經歷了母親在醫院等九個月的比爾,在懊惱之餘,笑稱對自己未來不太擔心,因為「誰也不知道以後會發生什麼事」。不過,他也說,「長照機構不足是事實,政府應該設法改善。」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全球中央》2017年2月號;訂閱 《全球中央數位雜誌》;本文由《全球中央》雜誌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