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沖繩 3萬年前航海路線揭密

2016/11/15 14:51:00

經過這次實驗,發現渡海時會遭遇極大的困難。然而,在探求日本人來源之時,無可避免的就是要解開人類如何從南方移動到沖繩的這項謎團。文、圖/朝日新聞

3萬多年前,人類是如何從台灣抵達位在沖繩縣的琉球群島呢?

為解開這個謎團,由日本國立科學博物館等單位所組成的團隊,今年7月展開實驗,以手划草船自力渡海的方式,重現當時航海路線。然而,途中因不敵湍急的洋流,被迫中止。成員們寄希望於下一次的挑戰。

選擇海象最佳時機出發

渡海實驗是利用生長在與那國島上的水生植物長苞香蒲製作而成的兩艘草船,在7月17日上午7點左右,自與那國島的南側出發,目標前往位在東南東方向,直線距離約75公里的西表島。正常的海流方向為由南向北,原本的計劃為先向東南方再往東前進。

日本國立科學博物館等單位所組成的團隊,以最原始的方式重現3萬年前人類渡海遷徙。圖為從沖繩縣與那國島划著草船航向外海的團員們。

日本國立科學博物館等單位所組成的團隊,以最原始的方式重現3萬年前人類渡海遷徙。圖為從沖繩縣與那國島划著草船航向外海的團員們。

然而,草船出發沒多久後,即受到湍急海流的影響而向北漂流。當時的洋流速度為三至四公里,是平常速度的兩倍,而逆向的草船平均時速為3.5公里, 因此無法照預定計劃前進。

當天下午3點,團隊在與那國島東北方26公里處,判斷無法修正方向,草船即由其他動力船隻拖曳至西表島附近的海域後,在隔天18日上午,到達西表島西側的海岸。

日本國立科學博物館人類史研究團隊長海部陽介8月27日表示,「洋流過於湍急,並非最佳的渡海時機。」海部認為,3萬年前的人們極有可能是選擇海象最佳的日子出發。「我認為如果海象良好的話,應該是可以成功抵達。因此必須長期等待符合條件的出航日。」

一般來說,與那國島與西表島之間的洋流速度,是在實驗當天的一半或以下。然而,光以目視方式並無法得知洋流速度。海部也表示:「當時的人們如何測量海流,也是這次實驗所留下的課題。」

海部說:「3萬年前的人,的確有可能使用草船來渡海。」製作一艘草船需要用到大量的長苞香蒲,但船的壽命卻很短。經由本次實驗也看見草船本身的問題。草船一旦滲水,就會讓速度減慢,因此經拖曳後再度自力航海時,速度也變得較先前緩慢。

*看單篇不過癮?訂閱全本電子雜誌《全球中央數位雜誌

後年再挑戰從台灣到沖繩

經過這次實驗,發現渡海時會遭遇極大的困難。然而,在探求日本人來源之時,無可避免的就是要解開人類如何從南方移動到沖繩的這項謎團。

在日本國內挖掘出的舊石器時代人骨,除了靜岡縣濱松市的一具人骨碎片之外,其餘全是在沖繩縣內挖掘到的。2009年開始挖掘的石垣市白保遺跡中, 也確認有十幾具的人骨,經過DNA分析之後,得知基因與台灣或東南亞相同。

從這些研究可發現,人類應是在3萬多年前,從南方遷移到沖繩。由於舊石器時代為冰河期,當時日本周圍的海平面比現在低50到60公尺,但是琉球為列島,距離與中國大陸連結的台灣,應與現在並無太大差異。因此可推測,當時的人類應是以某種方式渡海來到沖繩的。

團隊也規劃難度高於此次的台灣到與那國島間渡海計畫, 原本預定明年成行,但鑑於這次實驗結果,團隊決定多花點時間針對海象預測、船隻等來準備,將目標訂在後年。

台灣和與那國島間的最短距離約100公里,由於有湍急的黑潮,必須從台灣南部出發,也因此拉長了航行距離。為此必須謹慎評估,挑選一個可以從台灣看見與那國島的海岸出發。

同時,團隊也考慮使用別種型式的古代船隻來挑戰。台灣原住民阿美族,近年仍以竹筏捕魚,因此團隊計畫用在台灣土生的竹筏挑戰。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全球中央》2016年11月號;訂閱 《全球中央數位雜誌》;本文由《全球中央》雜誌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