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鬥總統蒲亭 霸氣有魅力

2015/09/16 16:36:00

俄羅斯電台播放了一首《要嫁就嫁給蒲亭這樣的人》,歌曲迅速竄紅受到廣大歡迎。根據統計,俄羅斯40歲以上的女性大多毫無抵抗力地拜倒在蒲亭的西裝褲下。

文、攝影/林祈深

1999年12月31日,在迎來新的一年剩下幾個小時前,俄羅斯民眾在電視上看到的,不是總統葉爾欽回顧過去展望未來的年終演說,而是他以沉重的語調,向人民為自己的行政失誤以及無法達成民眾的期望而道歉,並表示在經過長時間的深思熟慮後,決定提前辭職,把國家大權交給「新一代有活力的政治領袖」。

強硬反分離 時勢造英雄

這位被葉爾欽寄予厚望,稱其會「帶領俄羅斯進入新世紀」的代理總統,名字叫做佛拉基米爾‧蒲亭(Vladimir Putin)。

蒲亭,這個當今世界上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響亮名字。蘇聯情報局KGB出身,他的發跡,可以稱之為「時勢造英雄」,當時葉爾欽聲望跌至谷底,必須提早下台,蒲亭適時的填補俄羅斯國家權力的真空。

另一方面,蒲亭在擔任副總理時,深怕已完成民主化的俄羅斯因為車臣獨立運動而觸發骨牌效應,造成社會動盪,所以對於車臣分離組織自始至終都採取強硬的態度。1999年底,車臣分離主義分子入侵鄰近的達吉斯坦(Dagestan)共和國,蒲亭立刻下令還擊。同年12月31日,也就是他當上代理總統的當天,他親自到車臣訪問俄羅斯官兵,大大提升了他的公眾形象。蒲亭顯著地壓制了車臣的獨立運動,被當時的俄羅斯民眾當作「民族英雄」看待。

隨後在2000年3月26日提前的總統大選,蒲亭勝出,成為俄羅斯第二任總統。2004年再度連任。2008年麥維德夫當選總統,他卻以「維持總統團隊工作能力」為由,讓蒲亭當上總理,也就是說實際國家大權仍掌握在蒲亭手中。與此同時麥維德夫還在任內將下任總統的任期從四年延長至六年。接下來的2012蒲亭毫無意外地第三度當選總統。儘管他在公開訪問中表示他不會當一輩子的總統,不過外界仍猜測他在2018年總統大選依然會繼續「為國奉獻」。

*看單篇不過癮?訂閱全本電子雜誌《全球中央數位雜誌

善營造公眾魅力 女性拜倒褲下

蒲亭之所以擁有高人氣,一再連任,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在位」期間,俄羅斯在經濟、軍事與政治力量上,都有相當的提升。

在經濟方面,他實施許多經濟改革,吸引外資投資俄羅斯,整合了俄國出口油價的匯率,借助世界原油價格上漲和國內豐富的天然資源,為俄羅斯帶來龐大經濟利益。俄羅斯GDP上升72%,購買力平價也上升六倍之多,國內的貧窮人口則減少將近一半,平均月薪從80美元增加至640美元。蒲亭在他的總統任內交出十分亮眼的成績單,國際間實屬罕見。

1991年蘇聯解體後,俄羅斯積弱不振,是蒲亭將俄羅斯帶回世界強國之列,重獲國際發言權,找回民族榮耀,或許這就是蒲亭人氣在俄羅斯居高不下的原因之一。

除此之外,蒲亭也善於營造他的公眾魅力,在執政期間不斷向社會大眾秀出駕駛戰機、開坦克、騎重機、練柔道、深海潛水、上山打獵等橋段,打造「硬漢總統」的威武形象。又曾經在晚會中彈琴,不經意之間流露出柔情的一面。蒲亭的魅力傾倒眾生,根據統計,俄羅斯40歲以上的女性大多毫無抵抗力地拜倒在蒲亭的西裝褲下。

2002年,俄羅斯電台播放了一首歌曲,迅速竄紅受到廣大歡迎,這首歌名叫做《要嫁就嫁給蒲亭這樣的人》。歌詞中寫道:「我想要一個像蒲亭的人/一個像蒲亭強而有力的人/一個像蒲亭不酗酒的人/一個像蒲亭不使我傷心的人/一個像蒲亭不會離我而去的人」蒲亭魅力在歌曲中可見一斑。

偶有反對異音 惟人氣無人能敵

當然,蒲亭15年執政並不是未曾遭遇負面評價和反對聲音。西方輿論抨擊蒲亭弱化俄羅斯的民主,以反分裂為由,取消地方首長直選,也賦予政府權力干預新聞自由以及司法審判,還多次以KGB手段打壓反對黨、鬧出緋聞、被爆貪汙還有選舉作票等事件。

2012年底俄國一度爆發大規模反蒲亭示威遊行,活動遍及全俄60多個城鎮。首都莫斯科也有5至10萬人(官方數據為2.5萬人)走上街頭,抗議選舉舞弊,要求「一個沒有蒲亭的俄羅斯」。

儘管如此,綜觀蒲亭執政期間的民調結果,他依然獲得絕大多數民眾支持。2013年底烏克蘭內亂,俄羅斯槓上歐美強權,蒲亭不論面對克里米亞脫烏入俄、烏東戰事還是西方經濟制裁,皆展現強勢作風,維護俄羅斯國家尊嚴,所以儘管國內經濟因此嚴重衰退、人民生活變得辛苦,蒲亭的支持率仍然居高不下,甚至數度突破個人的歷史紀錄,今年6月他的支持率是89%,再創新高。

順勢崛起的蒲亭,至今仍舊因著時勢掌握北方大國的政權。民眾尊敬認同他也好,不滿意反對他也罷,俄國人似乎已經習慣有這樣一位霸氣的總統,習慣他對外的強勢發言以及對內的鼓舞之語。一位俄國婦人說過這樣一句話,也許很適合解釋為何現今在蒲亭的領導下,俄國面臨內憂外患,可是蒲亭支持率依然亮眼的原因。她說,「有時候的確不太滿意總統的作為,但是除卻蒲亭,我也很難想像誰這時可當俄國總統。」既敬又畏,或許就是俄人對蒲亭的感覺吧!(完)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全球中央》2015年9月號;訂閱《全球中央數位雜誌》;本文由《全球中央》雜誌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