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敵大陸 南海遭步步鯨吞

2015/06/10 16:39:00

大陸在南海的鯨吞蠶食策略,已經引起鄰近國家的不安和美、日、澳的譴責,林正義認為,大陸這些行為將增加南海軍事化、衝突化的可能,成為南海未來安全的最大挑戰。

文/康世人

在美國宣布「重返亞太」政策後,菲律賓、越南在南海的活動與主權宣示行為愈來愈頻繁,中國大陸當局已從過去的「文攻」,逐漸轉向部署「武嚇」,而最重要的部署,就是在南海島礁填海造陸,建設軍事基地。

蓋機場跑道、停機坪 儼然設置南海軍事總部

美國海軍濱海戰鬥艦沃斯堡號近期巡弋南海,在南沙群島一帶遭遇解放軍054A型鹽城號(後方紅圈處)。美國海軍網站公布系列照片,並指雙方遵循「海上意外遭遇準則」,進行「專業的互動」。

美國海軍濱海戰鬥艦沃斯堡號近期巡弋南海,在南沙群島一帶遭遇解放軍054A型鹽城號(後方紅圈處)。美國海軍網站公布系列照片,並指雙方遵循「海上意外遭遇準則」,進行「專業的互動」。

大陸當局從2014年起,陸續在所占領的南薰礁、赤瓜礁、華陽礁、東門礁、永暑礁、安達礁等六個島礁填海造陸,甚至在島礁上興建可停靠潛艦和戰艦的碼頭,以及機場跑道,且興建進度迅速;根據美國的報告和菲律賓等國家的空照圖及指控,其中又以南沙群島的永暑礁規模最大,事實上,大陸當局也不否認大興土木、填海造陸之舉,《人民日報》主管的《國際金融報》更批露,大陸在華陽礁、美濟礁、赤瓜礁、東門礁、南薰礁、渚碧礁和永暑礁等七個島礁填海造陸。其中,根據大陸的永暑礁建島方案將建成陸地面積約62平方公里、湖泊面積約6.5平方公里、港灣面積約35.5平方公里,總面積約104平方公里,估計填海造陸的造價高達人民幣736億元(約台幣3,680億元);也就是說,等到永暑礁建島方案完成,將成為南沙群島最大島嶼,比原本最大的太平島還大120倍。

*看單篇不過癮?訂閱全本電子雜誌《全球中央數位雜誌

中國大陸在南沙群島永暑礁填海造地引起國際社會批評。大陸國防部發言人耿雁生在北京回應說,這是主權國家的權利,他國無權「說三道四」。

中國大陸在南沙群島永暑礁填海造地引起國際社會批評。大陸國防部發言人耿雁生在北京回應說,這是主權國家的權利,他國無權「說三道四」。

根據菲律賓的觀測與所提出的一份機密報告顯示,大陸在永暑礁上可能興建兩條飛機跑道,還有一座可能做為潛艦基地的港口,同時設有指揮中心、陸面與空中雷達、通訊和氣象監管能力,以及直升機坪等,並可部署200名士兵,將成為中共在南海的軍事總部。《詹氏防衛週刊》也指出,根據法國「空中巴士集團太空防衛公司」(Airbus Defence and Space)提供今年3月下旬拍攝的南海影像顯示,大陸正在永暑礁興建長達3,000公尺的機場跑道。同時,也在西沙群島島礁興建另一機場,跑道同樣延長至3,000公尺。華盛頓的智庫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表示,衛星照片顯示,永暑礁的跑道已完成約三分之一,估計總長度將達3,110公尺,足以供重型軍用運輸機和戰鬥機起降,這將增大共軍南海的空中打擊和運補能力。

美國官員也指出,大陸加快腳步,在具戰略價值海域填海造地,如今面積已達2,000英畝(800公頃),其中有75%是在過去五個月所建造;美國國防部官員指出:「中國擴大所占據的各個前哨據點面積高達400倍。」官員表示,「中國近年來的領土聲索力度與規模讓任何其他國家的聲索行動相形見絀」,緊接著,美國國防部公布的中共軍力報告也首度詳述大陸填海造陸的進展,指人工島的面積已從去年12月的500英畝,劇增到今天的2,000英畝,其中有五個據點可用於偵監系統、港口、飛機跑道和後勤支援,此外,中共解放軍積極發展針對島嶼作戰武力,包括長程轟炸機和大型兩棲登陸艦及更多飛彈驅逐艦,且加快建造速度。

*看單篇不過癮?訂閱全本電子雜誌《全球中央數位雜誌

阻他國介入南海爭議 恐設航空識別區步步為營

中國大陸外交部長王毅(右)對美國國務卿凱瑞申明,大陸填築南海礁島是捍衛主權之舉,決心堅如磐石,在此議題上與美國針鋒相對。

中國大陸外交部長王毅(右)對美國國務卿凱瑞申明,大陸填築南海礁島是捍衛主權之舉,決心堅如磐石,在此議題上與美國針鋒相對。

大陸也宣布建設海洋綜合觀測網,計畫在2020年完成,透過雷達站與衛星系統,擁有海洋環境立體觀測能力;雖然大陸當局聲稱上述計畫是以海洋環境觀測為主,但專家認為,這將增強大陸對南海、東海爭議海域的掌控。從過去大陸軍艦、飛機都無法把巡航能力延伸到南沙群島,到大陸擁有航程較長的的戰機和戰艦,迄今甚至已經完成西沙群島永興島的飛機跑道,並積極在南沙六島礁興建機場和碼頭;因此,美國最新中共軍力報告認為,大陸在南海的發展,可能是在南海設置航空識別區的前奏,一如大陸於2013年在東海所為。

除了上述軍事部署外,大陸去年由國務院發表「關於印發能源發展戰略行動計畫(2014-2020年)的通知」強化對南海等近海油田的探勘開發,發表後,大陸國營石化業者也加速在南海探勘及從事石油的初步開採,再度加深南海衝突與緊張;中央研究院歐美所研究員林正義表示,大陸加速南海島礁填海造陸,顯示習近平一改大陸原先在南海的克制戰略。

中央研究院歐美所研究員宋燕輝等專家更指出,大陸除了在國際上堅持反對南海問題國際化,主張當事國自行談判解決,以阻止美、日、印、澳介入外,也擴大「南海外交」策略,透過經濟讓利與東協國家的個別國家強化關係,避免東協在南海問題採取同一陣線。此外,宋燕輝說,大陸持續採取海上維權的強勢行動,擴大控管南海海域,在所占島礁積極推動工程建設,更是為了強化大陸在南海的軍事存在,延長南海戰略縱深。

大陸在南海的鯨吞蠶食策略,已經引起鄰近國家的不安和美、日、澳的譴責,林正義認為,大陸這些行為將增加南海軍事化、衝突化的可能,成為南海未來安全的最大挑戰。(完)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全球中央》2015年6月號;訂閱《全球中央數位雜誌》;本文由《全球中央》雜誌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