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世代挑戰 全球政府聚焦青年低薪

2018/02/03 11:05:00
從台灣到新加坡、日本與南韓,各國領袖均將提高薪資作為施政重要目標。中央社製表 107年2月3日

從台灣到新加坡、日本與南韓,各國領袖均將提高薪資作為施政重要目標。中央社製表 107年2月3日

搶救青年低薪大作戰(中央社記者全球連線3日專電)財富世代累積,下一代應該會比上一代過得好,不過全球已開發國家,包括台灣,都打破百年歷史慣例,21世紀青年實際收入,遠較上一世代低落。青年高失業率與低薪引起社會不安,各國政府均絞盡腦汁,將處理青年低薪問題列為攸關國家安全與延續政權的重大議題。

不過,處理低薪的方式,亞洲與歐洲國家大不同。亞洲國家使用各種政策工具,南韓今年一口氣將基本工資調漲16.4%,日本與新加坡政府則是直接要求企業加薪,日本祭出租稅優惠,新加坡砸千億台幣補貼企業加薪;英國則是致力培養青年的就業能力。

其中除了新加坡平均薪資一枝獨秀外,日本、南韓及英國低薪夢魘未除,如何才能真正解決青年低薪問題,世界各國顯然都還在半路上摸索前進。

全球化讓世界變成「平的」。中國與印度等大國崛起,加上資本主義自由經濟,讓富者越富貧者越貧,各國長期陷入低經濟成長與M型社會,中產階級因薪資停滯而萎縮,社會新鮮人畢業後前景不明。

青年低薪的影響長遠,全球各地都出現晚婚與晚生育的現象。年輕人頂著高學歷出社會,但文憑價值未如上一代,微薄薪資被學貸蠶食殆盡,在工作機會較多的都會裡,連租屋都是難題,遑論購屋與成家立業等父母輩視為理所當然的人生歷程。

「貧困世代」、「崩世代」與「厭世代」這些總結青年生活經歷的結論用語,成為全球網友與經濟學者不斷討論的話題。但在爭論中,年輕世代靠著數位連結,用行動在政治上開啟連串反撲。

台灣、香港與南韓近年都出現年輕人走上街頭,以政治運動形式要求政府進行改革,這些國家和地區都有青年薪資相較於物價與房價偏低的現像。中央社製表 107年2月3日

台灣、香港與南韓近年都出現年輕人走上街頭,以政治運動形式要求政府進行改革,這些國家和地區都有青年薪資相較於物價與房價偏低的現像。中央社製表 107年2月3日

2014年的春天,台灣青年佔領立法院議場,抗議政府推動與中國大陸簽署的服貿協議,在「天然獨」與「反中」標籤背後,同樣是青年在台灣邁向全球化被迫吞下苦果,「慣老闆」成為整個世代的憤怒標的。

2014年的秋天,香港年輕人意外掀起「雨傘革命」,吸引全球目光。年輕人在高價金融地段抗爭,要求普選特首爭取民主的背後,卻是生活水準降低,望樓興嘆與希望崩潰。

2016年的秋天,南韓前總統朴槿惠因涉及特權的閨密事件引發大規模青年示威抗議,朴槿惠隔年被彈劾下台。

閨密事件引發眾怨背後,同樣是南韓的苦勞經濟型態與房價飆升。年輕人在亮眼的南韓品牌與韓流中,黯然背負兩位數的高失業率,成為沒錢、沒工作與沒結婚希望的「三無世代」。

年輕世代用行動和選票「教訓」施政忘了世代正義的執政者。在台灣、香港和南韓都有相同現象,繼任者都將解決青年貧窮、薪資差距與住房問題列為施政重點,不惜動用公帑或向企業界施壓,緩解隱藏的社會對立與不安。

不過也有政府早就發現問題,在微幅經濟成長下,關切分配不公的問題。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連年在商界反對下,公開要求為員工加薪。安倍認為,要擺脫長期通縮,必須推動經濟良性循環,因此喊話加薪至3%以上。同時祭出如企業加薪幅度不足,原本適用的法人稅優惠措施可能會停止的「威嚇」,盼提高民間加薪誘因。

新加坡年輕人的薪水不低,政府聚焦解決整體低收入問題。自2013年連年補貼企業為低薪員工加薪,計畫到2017年底退場。新加坡政府官員不僅將「年輕人」與「下一代」掛在嘴上,更直接關切保安與清潔勞工的薪資與生活狀態,新加坡年輕世代的薪資水準在亞洲傲視群倫。

政府介入企業薪資調整雖違背自由經濟規則,但亞洲國家仍競相投入。

南韓總統文在寅大動作推動調薪,更為入伍的年輕士兵大幅提高薪資超過8成,自己也「以身作則」加薪,依公務員調升2.6%的基準,年薪多了近500萬韓元(約新台幣14萬元)。

南韓企劃財政部還規劃創造8萬6000個就業機會,其中7萬1000個來自政府部門。政府介入所得懸殊的問題,試圖解決高學歷高失業及青年人放棄找工作的問題,讓年輕人的出路不是只有「賣炸雞」。

在台灣,總統蔡英文與行政院長賴清德都將加薪視為重大挑戰。除調升軍公教待遇3%,蔡總統多次公開呼籲企業為員工加薪,並親自前往為員工加薪的企業消費,除強調產業升級與轉型外,還要為低薪或非典型工作的年輕人提供諮詢訓練,期盼員工、企業與社會「幸福共好」。1070203

延伸閱讀》挽救青貧族 日本政府為加薪企業減稅

延伸閱讀》提高平均薪資 新加坡砸千億補貼企業加薪

延伸閱讀》看完整全球青年低薪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