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佛普拉斯風光 台灣電影轉運[影]

2017/11/24 09:23:00

國片再起系列1(中央社記者汪宜儒台北24日電)「台灣電影今年很爭氣」,金馬執委會執行長聞天祥,在面對今年金馬獎入圍名單如此肯定表示。

11月25日第54屆金馬獎即將揭曉,猶記去年的結果,中國電影好風光,台灣電影卻潰敗,哀戚黯淡。反觀今年,從入圍名單就可見台灣電影高張希望。

聞天祥說,今年台灣入圍的影片數非常多、項目也多,其中看到許多跨國合作的趨勢,「像是『接線員』是台、英合製;而台灣攝影師陳克勤是以馬來西亞電影『分貝人生』入圍最佳攝影,總體也難以評斷台灣整體最後的入圍數」。

另外,「目擊者」、「紅衣小女孩2」、「健忘村」、「痴情男子漢」、「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等片都朝類型片開發;「血觀音」、「大佛普拉斯」、「強尼.凱克」、「川流之島」、「阿莉芙」等則朝議題開發,也是台灣電影值得持續觀察的特色。

放映週報主編洪健倫分析,今年的態勢有點是風水輪流轉,台灣導演剛好都交出了質感好的作品,「對很多關注台灣電影的人來說,真的是很驚艷的一年」。

其中,「大佛普拉斯」風光入圍10項,導演黃信堯以劇情片裡的「新導演」之姿殺出重圍。全片通篇的台語對白與畫外音,大量的行車記錄器畫面擔負起敘事串接,出殯找不著照片的小人物成了男主角,直白無遮攔的性感嗓音道出了表象底下的生猛慾望,黃信堯讓種種非主流的手法、非主角的配角成功在片裡躍升成為主角。

面對風光,黃信堯不諱言開心,感謝一路提拔他的貴人、參與演出的演員,還有那些看過作品而給他回饋的朋友。他說自己是拍紀錄片的,離電影圈很遠,是鍾孟宏建議拍成長片,才有了今天。

他還說,寫劇本的過程,很多人不滿意,「因為覺得太低級、太低俗」。黃信堯坦言心裡很受打擊,很難過,「第一個給我鼓勵的,是雷婕熙,她說她知道我的劇本要幹麻,她很願意演出。後來的丁國琳、鄭宇彤也是,沒有第二句話,就答應了、演了。是這些沒什麼戲份的女演員讓我吃下了定心丸」。

有一天,有個朋友跟黃信堯說:「謝謝你拍了這樣的電影,讓我看見那些曾經在我生命裡出現的、卻從來沒有在別人電影裡出現的人物。」他聽了很激動,因為這就是他想傳達的,「我拍的這些人、這些事,在別人生命中,可能只是配角、只是不經意,但讓我拍,那些在別人電影裡不會是主角的人,都是主角」。

非主角的配角成了主角,過去不被歸類為「大獎」的獎項,也成了台灣電影今年備受重視的關鍵。洪健倫說,這一部份其實展現了台灣電影在產業上、在藝術美學層次上的進步。

以美術設計來說,過去曾經打造「艋舺」、「軍中樂園」的黃美清,這次在「健忘村」的設計表現極為細緻,不論是串接村內外的吊橋、小村生活景物的設定,乃至讓人忘記煩憂的「忘憂」神器,都讓人印象深刻。

此外,趙思豪的「大佛普拉斯」,以凌亂的生活感、細膩的異時空巧思設計,鋪排出台灣中南部的生活實景;蔡珮玲的「血觀音」以華麗而妖異的風格完美了片中的復古時代氛圍。

今年的最佳音效獎,幾乎是台灣類型片的天下,包括「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目擊者」和「紅衣小女孩2」都以此項入圍,顯示台灣類型片的企圖與規模已有一定程度的成熟。

洪健倫特別點名「健忘村」,「大家可能都忘了,它在整個拍攝過程中展現的規模、配備,是台灣電影工業上難得的,極有企圖心的,不管如何,這點值得肯定」。

聞天祥說:「今年台灣電影不論在數量、風格開發或議題挑戰及個人才華表現上,都表現得相當爭氣,所有的努力,評審都看在眼裡,也以實際行動予以激勵。」最終的結果,留待25日晚間揭曉。1061124

延伸閱讀》類型片崛起 台灣電影工業還沒串成鏈

延伸閱讀》蟄伏琢磨演技 台灣演員發光

更多「國片再起系列」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