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東最後有牌性工作者 小夢紅了40年

2018/05/26 10:10:00
台東唯一合法的紅燈戶「夜皇都」,在民國98年5月15日拉下鐵門,當年夜皇都的紅牌「小夢」,將工作證(妓女證)繳回台東縣警察局。(檔案照片)中央社記者盧太城台東攝 107年5月26日

台東唯一合法的紅燈戶「夜皇都」,在民國98年5月15日拉下鐵門,當年夜皇都的紅牌「小夢」,將工作證(妓女證)繳回台東縣警察局。(檔案照片)中央社記者盧太城台東攝 107年5月26日

看昔日鉛華落盡專題3(中央社記者盧太城台東縣26日電)台東最後一位有合法妓女(性工作者)證的「小夢」,20歲剛入行時就是紅牌,數度進出「夜皇都」的她,40年來一直都是「夜皇都」紅牌,擅長素描的她,利用素描畫下紅燈區的男女。

洗盡鉛華,離開台東的「小夢」,今年60歲,她20歲就到「夜皇都」上班,年輕時,喜歡畫畫,畫出心中的夢想,當「上班小姐」後,她還是喜歡畫畫,掛在「夜皇都」入口處,供客人選擇小姐的「花名冊」,唯妙唯肖,就是「小夢」的素描。

「小夢」說,40年前是「夜皇都」的紅牌,數度進出,民國98年「夜皇都」關門前,店內剩下3名小姐,她還是店內的「紅牌」。

「小夢」回憶,40年前,客人都是經濟條件好的公務人員和日本客人。「夜皇都」的小姐自然也是被「包養」的對象,因此姊妹們從良的頻率相當高,有人找到了好歸宿,但也有人多年後還是過著「皮肉生涯」,回到夜皇都,「我就是這樣」。

台東最後一位有合法妓女(性工作者)證的「小夢」,40年前是「夜皇都」的紅牌,接待客人的房間貼著美女圖,旁邊還寫著「我們義務送您保險套,為了您的健康,請勿拒絕」。(檔案照片)中央社記者盧太城台東攝 107年5月26日

台東最後一位有合法妓女(性工作者)證的「小夢」,40年前是「夜皇都」的紅牌,接待客人的房間貼著美女圖,旁邊還寫著「我們義務送您保險套,為了您的健康,請勿拒絕」。(檔案照片)中央社記者盧太城台東攝 107年5月26日

「小夢」將接待客人的房間,布置相當典雅,床頭貼著美女照片,在昏暗的紅光照射下,美女圖引人遐思。這些美女圖可都是「小夢」素描的,她說,店內小姐都已經是5、60歲,因此在床頭上貼著美女圖,讓客人多一些想像空間,提高「性」趣。

不僅如此,美女圖的旁邊還寫著「我們義務送您保險套,為了您的健康,請勿拒絕」。

小夢說,夜皇都在民國90年後,就無法和外面競爭,一星期甚至沒有客人上門,希望能用這些貼心的服務找回客人;同時推出絕對「品質保證」,不僅不接外國客人,且固定每星期接受台東縣衛生局健康檢查,希望讓客人能「安心的享用」。

小夢說,這樣貼心的服務,還是無法找回客人,民國98年5月15日「夜皇都」拉下鐵門,她將工作證 (妓女證)繳回台東縣警察局。(編輯:孫承武/卞金峰)1070526

台東最後一位有合法妓女(性工作者)證的「小夢」(右紅衣者),40年前是「夜皇都」的紅牌。(檔案照片)中央社記者盧太城台東攝 107年5月26日

台東最後一位有合法妓女(性工作者)證的「小夢」(右紅衣者),40年前是「夜皇都」的紅牌。(檔案照片)中央社記者盧太城台東攝 107年5月26日

台東「夜皇都」妓女戶,於民國98年拉下鐵門,在「夜皇都」工作近40年的「小夢」,20歲就到「夜皇都」當小姐,年輕時「小夢」喜歡畫畫,她的素描也成為供客人選擇小姐的「花名冊」,掛在「夜皇都」入口處。中央社記者盧太城台東攝 107年5月26日

台東「夜皇都」妓女戶,於民國98年拉下鐵門,在「夜皇都」工作近40年的「小夢」,20歲就到「夜皇都」當小姐,年輕時「小夢」喜歡畫畫,她的素描也成為供客人選擇小姐的「花名冊」,掛在「夜皇都」入口處。中央社記者盧太城台東攝 107年5月26日

台東合法登記的妓女戶「夜皇都」,在民國98年拉下鐵門,最近因配合電影「寒單」開拍重新裝潢,勾起不少台東人回憶。圖為特定營業臨檢查察登記簿。中央社記者盧太城台東攝 107年5月26日

台東合法登記的妓女戶「夜皇都」,在民國98年拉下鐵門,最近因配合電影「寒單」開拍重新裝潢,勾起不少台東人回憶。圖為特定營業臨檢查察登記簿。中央社記者盧太城台東攝 107年5月26日

曾經「門庭若市」的台東「夜皇都」妓女戶,走過半世紀風光,於民國98年拉下鐵門,當年尋芳客必須購買娛樂票,票上規定時間不得超過20分鐘。中央社記者盧太城台東攝 107年5月26日

曾經「門庭若市」的台東「夜皇都」妓女戶,走過半世紀風光,於民國98年拉下鐵門,當年尋芳客必須購買娛樂票,票上規定時間不得超過20分鐘。中央社記者盧太城台東攝 107年5月26日

延伸閱讀》台東夜皇都關燈10年 隨電影開拍幽暗紅燈再亮

延伸閱讀》繁華落盡 台東夜皇都成昨日黃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