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島垂淚碑 見證斑斑血淚人權史

2018/05/16 09:34:00
民國40年至54年間,政治犯都送到綠島「新生訓導處」接受思想改造,採軍事化管理。圖為新生營管訓處新生午後跳健身操。(中央社檔案照片)

民國40年至54年間,政治犯都送到綠島「新生訓導處」接受思想改造,採軍事化管理。圖為新生營管訓處新生午後跳健身操。(中央社檔案照片)

國家人權博物館系列專題3(中央社記者盧太城台東縣16日電)國家人權博物館綠島紀念園區內,「新生訓導處」曾是思想改造的集中營;「綠洲山莊」則是禁錮靈魂的牢房。這2處有說不完的故事,道不盡的苦難。翻開每頁歷史,都是政治犯不堪回首的血淚史。

「新生訓導處」的全名是台灣省保安司令部新生訓導處,民國40年至54年間,政治犯都送到此處接受思想改造,採取軍事化管理,必須勞動。

當時新生訓導處總共有12個中隊及一個女生隊,約2000人。接受思想改造的都是台灣菁英,有醫生,有老師,有藝術家。

當時的綠島可以說是台灣醫生最密集的地方,被關醫生就超過10人,也是台灣教育水平最高的地方。

政治受難者歐陽文看到綠島婦女拿三角漁網抓魚苗,但因魚苗透明,婦女眼花看不清楚,所以抓得很少,後來他教婦女將繪畫材料塗在網上,落網魚苗一目了然,婦女漁獲量大增,這方法改善綠島捕魚苗方法。

另外,「台北郵局」的王文清利用被淘汰的檜木板作為小提琴的琴身,鋤頭柄做拉弓;用玻璃碎片一橫一豎慢慢的雕琢,花4個月時間打造一把小提琴。

屏東師專畢業的陳武鎮,在部隊心戰測驗考卷背面寫著「反中央」,換來2年的思想改造,在綠島幫忙輔導小學生。

民國54年後新生訓導處解散,房舍移給警備總部,政治犯移監到台東泰源監獄。

民國59年發生泰源監獄事件,多名年輕人被捕,其中5人被槍決。泰源監獄事件,驚動當局,立即在綠島新生訓導處趕建高牆式監獄,於民國61年完工,稱為國防部感訓監獄,即綠洲山莊,泰源監獄的政治犯及台灣各地軍事監獄的政治犯,再度回到綠島。

綠洲山莊不同於新生訓導處,是採取圍牆室的牢房,「政治犯」進去後被關在高牆內,直到出獄才能看到外面。裡面有獨居房、禁閉室,是一個禁錮靈魂的地方,直到解嚴後才廢除。

綠洲山莊於民國61年完工,採取圍牆室的牢房,「政治犯」進去後被關在高牆內,直到出獄才能看到外面。圖為綠洲山莊空拍圖。(國家人權博物館提供)

綠洲山莊於民國61年完工,採取圍牆室的牢房,「政治犯」進去後被關在高牆內,直到出獄才能看到外面。圖為綠洲山莊空拍圖。(國家人權博物館提供)

被關15年的政治受難者陳彭雲曾回憶,在綠洲山莊,時間對他們沒有意義,他們沒有名字,只有冰冷的數字。黑夜充滿未知的恐懼,只有明日曙光會讓人抱有一絲希望,不少牢友忍不住折磨,最後都精神錯亂或是自殺了結生命。

在那個暗黑年代,綠島女孩蘇素霞留下一段淒美的愛情故事。一次邂逅,蘇素霞喜歡上才華洋溢的年輕政治犯曾國英。曾國英因「海軍台獨案」於民國53年被送到綠島管訓,在新生訓導處康樂隊當小喇叭手,因下鄉巡迴演出的機會和當時的「綠島百合」蘇素霞認識而相戀。

但當時的新生訓導處一名軍官也愛戀著蘇素霞,空暇時就會跑去找蘇素霞,和蘇素霞家人互動良好。

和政治犯的愛情,不見容於當時的環境,蘇素霞最後嫁給軍官,但為了愛情,婚後幾天就選擇了結束自己的性命,服毒自殺。蘇素霞被稱為「綠島百合」,這段淒美的愛情故事,也見證了那段白色恐怖的苦難歷史。

解嚴後,柏楊等政治犯推動在綠島建立人權紀念園區,民國88年12月綠島人權園區揭牌,當時總統李登輝親自前往綠島,和柏楊等人一起揭開柏楊寫的「垂淚碑」。

碑文上寫著:「在那個時代有多少母親,為他們囚禁在這個島上的孩子,長夜哭泣。」李登輝正式代表政府向政治受難者道歉。

政黨輪替後,民國91年,時任總統陳水扁到綠島,揭開綠洲山莊的神秘面紗,並在垂淚碑留言「真誠面對歷史,勇敢走過受難之地,以堅毅的心擁抱民主、自由、人權與和平之路」的字句,同時宣示推動「台灣人權法典」立法。

民國96年10月,投入總統選舉的時任國民黨主席馬英九也前往綠島,留下:「暗夜不再垂淚,迎向人權曙光」。

台灣人權之路,經歷4任民選總統,國家人權博物館即將於17日揭牌,綠島園區包含了新生訓導處、綠洲山莊,以及垂淚碑,為這段血淚斑斑的人權歷史做下見證。1070516(編輯:黃瑞弘)

「綠洲山莊」採取圍牆室牢房,裡面還有獨居房、禁閉室,「政治犯」進去後被關在高牆內,直到出獄才能看到外面。圖為綠洲山莊的思想改造中心─中山室。(中央社檔案照片)

「綠洲山莊」採取圍牆室牢房,裡面還有獨居房、禁閉室,「政治犯」進去後被關在高牆內,直到出獄才能看到外面。圖為綠洲山莊的思想改造中心─中山室。(中央社檔案照片)

綠島垂淚碑上面寫著,「在那個時代有多少母親,為他們囚禁在這個島上的孩子,長夜哭泣」。(中央社檔案照片)

綠島垂淚碑上面寫著,「在那個時代有多少母親,為他們囚禁在這個島上的孩子,長夜哭泣」。(中央社檔案照片)

延伸閱讀》67年前 第一批政治犯送綠島

延伸閱讀》綠島首批政治犯 蔡焜霖按指印換來10年黑牢

延伸閱讀》更多國家人權博物館系列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