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足球邁向職業化 準備好了嗎

2018/05/01 16:40:00
儘管台灣近年來足球排名有所提升,但實力和參與度仍和其他國家有一大段距離。圖為2017年12月中華足協國際邀請賽中華隊出戰菲律賓的賽事。(中央社檔案照片)

儘管台灣近年來足球排名有所提升,但實力和參與度仍和其他國家有一大段距離。圖為2017年12月中華足協國際邀請賽中華隊出戰菲律賓的賽事。(中央社檔案照片)

台灣足球職業化專題1(中央社記者龍柏安台北1日電)世界盃足球賽6月在俄羅斯登場,足球熱將再度席捲台灣,儘管台灣近年來排名有所提升,但實力和參與度仍和其他國家有一大段距離,體育署喊出足球職業化立意良善,但過去許多目標都淪為口號,不免讓人想要問,這次準備好了嗎?

2002年日本、南韓共同舉辦世界盃,掀起亞洲足球熱,時任總統陳水扁喊出「足球元年」,但淪為空中樓閣,未見具體實績。直到去年開始,台灣在國際賽開始贏球,從2016年的最低排名191名,到今年4月中旬上升到121名,創下史上新高,台灣足球運動終於有起死回生跡象,也讓足球職業化呼聲再起。

15年前,台灣足壇首次喊出足球要「職業化」的聲浪,多年下來始終原地踏步,中華足協理事長、同時也是甲組球隊航源FC老闆林湧成一句話點出問題癥結:「我們沒有家。」

究竟是沒有球員問題比較大,還是沒有場地才是主因,林湧成坦言:「球員我們不擔心,台灣踢足球的人很多,滿地都是珍珠,只是沒有人去挖掘,場地問題才是球隊老闆無法克服的難題。」

林湧成口中的場地問題,不是狹義地指比賽球場,而是可以當成訓練基地、甚至培養足球人口與市場的一個「家」。

「要成立一支球隊,你最優先考量的點就是訓練場地在哪?」林湧成表示,擁有了比賽場地、訓練基地,才能帶動其他的周邊效應。

知名球評李弘斌也直指,沒有場地是台灣足球邁向職業化的一道緊箍咒,「球場的造價金額太高,就像中華職棒各隊也只有認養球場,如果沒有政府挹注資源建設,企業家不太可能花錢自己蓋球場。」

目前全台符合國際規格的足球場,僅有台北田徑場與高雄的龍騰體育場,其他包括新莊體育場、竹北第2田徑場、長庚大學足球場等世大運比賽場地,都有些許瑕疵,包括發電照明設備、選手更衣室不足、缺乏觀眾看台等。

這些問題,體育署署長林德福也很清楚,因此在政院的前瞻計畫中有新台幣24億元經費,未來將在全台6地興建或改善球場的硬體設施,在體育署藍圖中,初步職業足球隊的規模,也就是設定在6隊。

「未來這些場地,不光是用來比賽、訓練,我希望它能變成區域的足球發展中心,甚至成為一種經濟聚落。」林德福說明著腦海中的足球藍圖。

「職業足球聯賽採取屬地主義,台灣每個地區都有它獨特的一面。」林德福解釋,未來的職業足球隊,將可結合區域特色和觀光特產,不論主、客隊出賽,還能藉機行銷當地農特產,每到比賽日,能聚集人潮帶動周邊產業。

「如果不是比賽期間,場地可以活化,不僅可做為當地國、高中與大學的訓練場地,家長帶著孩子去這些空地玩,看到球隊在訓練,就有可能看出興趣,進而家長帶著小朋友一起看比賽,這些都是未來職業足球的幼苗和市場。」林德福說。

台灣男足目前世界排名是歷史新高的121名,不過林德福認為,要帶動台灣足球市場活絡與動能,排名仍得繼續向上提升,他喊出6年內要台灣足球挺進世界前100名的目標,一方面是能有個明確依據、目標可追尋,另外也要帶動國內基層隊伍數量,增加從事足球運動的人口。

林德福透露,今年大專足球聯賽由原有的8隊規模,擴增至16隊,高中也增加至32隊,國中則希望拓展至64隊,「就像金字塔一樣,越到頂層人會越少,但最下面必須要有足夠的人數,才撐得起整個足球人口。」

對於政府的美意,林湧成舉雙手贊成,他認為一旦場地問題可以解決,職業足球發展路上就少了一塊絆腳石,「有球場,球隊才能發展,未來包括社區公益、企業形象,我們都可以來做。」

在場地問題沒有解決之前,林湧成透過與大學的建教合作,勉強克服訓練基地缺乏的問題;不過他評估,台灣足球想要真正邁向職業化,恐怕還需要至少3年以上的時間。

對此林德福也承認,場地、硬體問題,至少需要3年才能搭建完畢,因此在這之前,會先擴增基層球隊,一旦場地興建、整修完畢,球員就能無縫接軌搭上職業列車。他坦言:「過去台灣足球職業化一直只是個口號,現在我們正在逐步讓它實現。」

航源FC隊長、現年22歲的徐宏銍說,真沒想過有一天台灣的足球也能職業化,「我從11歲開始踢球,這一路上聽了不少人的冷言冷語,認為在台灣踢足球沒有發展,但是台灣的足球員,多半都是憑著一股熱情與興趣,絕不是因有利可圖才踢,如果台灣的足球真能發展成職業,我們當然很開心。」

同樣來自航源FC的黃士源坦承,今年即將畢業的他,曾想過畢業後就要高掛球鞋退休找工作,目前因加盟了甲組球隊,讓他得以暫時延續自己熱愛的運動。

不過他認為,如果台灣未來足球真能職業化,薪資水平應要落在6萬左右,要不就是球員退休,母隊能安排進入相關企業服務,提供球員退役後的工作保障,這樣對球員才會有誘因。(編輯:黃瑞弘/張銘坤)1070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