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詐騙泰國被捕 阿東:只盼媽媽知道我平安[影]

2018/04/04 10:09:00

近年來,以台灣人為首的兩岸詐騙集團行騙全球,已成為複雜難解的跨國犯罪形態,讓台灣形象蒙羞;其間衍生兩岸遣返及司法主權等爭議,讓相關問題更顯棘手。為了探討跨國電信詐騙的議題,中央社推出「台灣不想要的名聲-跨國詐騙幕後追蹤」專題報導,深入分析詐騙集團近年演變、台灣跨國辦案及兩岸主權角力等面向,同時訪問羈押海外的年輕台嫌,請他現身説法,陳述如何在高薪誘惑下鋌而走險,最後夢醒異鄉。

跨國詐騙幕後追蹤/歹路不可行篇1(中央社記者劉得倉曼谷4日專電)他坐在曼谷警察局的地板上低聲說:「希望未來回台後,再重新開始吧!」戴著手銬的阿東(化名)不時啜泣嘆息:「我現在……也沒有辦法思考什麼,如果媽媽看到新聞,唉……想跟她說『對不起』,知道我人在哪裡就好了。」

海外詐騙台嫌多低調 阿東開口盡是無奈

曼谷警察局三不五時會召開逮到台籍人士涉及詐騙案的記者會,被捕的嫌疑人臉上多掛著無奈與恐懼,但有的看來老練,他們通常不發一語。作為極少數駐曼谷的台灣記者之一,過去多次試著用家鄉的語言與這些在異國被捕的台灣人談話,但他們的反應通常是把頭垂得更低,避免與他人有目光接觸。

2月過農曆年前接到又有台灣詐騙犯被捕的訊息後,急忙趕到警局,希望在警方召開記者會前,有機會先見到嫌犯,除了採訪公事,也想知道他們背後的故事。

在曼谷分局一角見到擔任車手取款被逮捕,仍驚魂未定的阿東。34歲的他戴著手銬,坐在地上,臉上掛著黑框眼鏡,中等身材,樣貌清秀,他在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時,顯得思緒分明。

阿東來自台南,人生第一次出國就去了遙遠的埃及,擔任詐騙集團機房人員,但無法適應也沒有業績,只好回到台灣,但先前的「朋友」又不時召喚,他在過年前決定去泰國試試,但不到一個星期,就被泰國警察逮捕。

從埃及到泰國 海外詐騙路難行

「我來泰國之前,就大概知道要做什麼,其實工作也沒有很輕鬆,因為對這裡不熟,要走整天的路,朋友還有交代不能一直待在同一個地方。」他說:「來到泰國一週左右,提領了30多萬泰銖(約合新台幣28萬元),不過一領到錢就要趕緊去存,我自己要去找到銀行存款,至於可以獲得多少酬勞,也不是很清楚。」

「因為當初講好是一個月10萬,但快要過年了,我沒有要做一個月,朋友就說回來再算,我原本打算今天做完就準備回台過年,現就只能認命了。」

收入不很穩定的阿東,在社群網站見到「月入10萬還有分紅」的徵人廣告時,內心想著待遇是原本薪水的4倍,非常心動。聯繫後,對方告知工作地點在海外,扭曲的詐騙結構將涉世未深的年輕人帶到了埃及。

「以自己的經歷找不到什麼好工作,之前做過很多事,在便利商店、遊藝場和飲料店都待過。」「後來去了埃及才知道是負責打電話詐騙中國大陸民眾,但自己的說話技巧欠佳,兩個星期下來,僅成功一件,且騙得金額不能和其他同夥所得的零頭相比,(最後)還是選擇回台灣。」

回台不久,對方又來電表示還缺人手。一個月後,來到曼谷,只負責提款再存款,不用動口,算是容易多了,他先答應對方只做兩週,待遇就以提款金額2%來計算。

電信詐騙犯案鏈中,提存款的車手是風險最高的一環,有些台灣年輕人初出國就以身試法,下場悲慘。圖為泰國曼谷商場的銀行提款機。中央社記者劉得倉曼谷攝  107年4月4日

電信詐騙犯案鏈中,提存款的車手是風險最高的一環,有些台灣年輕人初出國就以身試法,下場悲慘。圖為泰國曼谷商場的銀行提款機。中央社記者劉得倉曼谷攝 107年4月4日

集團騙術高明 提款高風險菜鳥來擔

「我手上有兩支手機,其中一隻是聯繫『豪哥』(化名)交付任務用的,使用的通訊軟體,除了Line之外,還有Wechat、Kakao Talk、WhatsApp等,我很好奇詢問說Kakao Talk是什麼軟體,豪哥說別多問,按照上頭指示領取提款卡,去泰國銀行提款機領款,再依指示存入另一家銀行。他還交代說會隨時監看款項是否正確,不要動歪腦筋。」阿東口中說的豪哥,就是交派任務的「上級」。

「豪哥和我說,因為工作不滿一個月,酬勞就回台再算。我問萬一被逮會被關多久,豪哥說,最多兩年,而且不會被送中國大陸,因為騙的是泰國人。」

阿東有所不知,泰國政府已將詐騙罪的刑期提高到至少7年,以泰國民眾為犯罪對象的詐騙犯,雖不會被遣送到中國,但也不會遣返台灣,而是得在條件惡劣的泰國監獄服刑。在曼谷警局,阿東得知,如果遭到定罪,可能會被判10年以上徒刑。

「我現在也沒有辦法去思考什麼,就只能這樣,希望後面…,回到台灣後再重新開始吧!」

阿東的良心話:詐騙吃力不討好 踏實一點吧

阿東此刻無法規劃未來,但對於可能跟他當初同樣想法的同胞,他有些良心的建議。

「其實(詐騙)這種事情是吃力不討好,呼籲大家腳踏實地一點,不要想賺這種錢,真的也只有多出一點點而已,並沒有想像中的哪麼好。唉……,泰國這邊法律似乎是滿嚴的,跟台灣也不一樣,我雖然沒有在台灣做過這種事情,但感覺在泰國這邊,你又是個外國人,人生地不熟的,很恐怖,這裡真的很恐怖。」

阿東在曼谷警察局偵訊後,才知Kakao Talk是馬來西亞人常用的南韓通訊軟體,他的聯繫人在馬來西亞,不在泰國。阿東頓時覺得自己像個戲偶,為了賺取不應得的待遇,任人擺布。

淚眼啜泣,阿東口中不時說著對不起家人,只盼最掛念的媽媽知道他平安,並且原諒他。他會將自己所知的全部告訴泰國警方,希望換取較輕刑期,早日回台,人生得以重新來過。(編輯:廖漢原/羅曉荷)1070404

電信詐騙車手阿東(化名)2月間在泰國曼谷落網,在警局戴著手銬坐在地板用餐,鋌而走險的後果可能是10餘年的異國鐵窗日子。 中央社記者劉得倉曼谷攝 107年4月4日

電信詐騙車手阿東(化名)2月間在泰國曼谷落網,在警局戴著手銬坐在地板用餐,鋌而走險的後果可能是10餘年的異國鐵窗日子。 中央社記者劉得倉曼谷攝 107年4月4日

延伸閱讀》複製輸出台式詐騙 台人海外賭青春

延伸閱讀》電信詐欺曾害傾家蕩產 受害者不分學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