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隔絕年代 王童窩情報局拍出大陸禁片

2018/02/24 09:42:00
王童初執導筒是1981年的作品「假如我是真的」,隔年拍「苦戀」,連著兩年的得獎片都是大陸作家的作品。王童現擔任國立臺北藝術大學電影創作學系教授,106年10月在北藝大留影。(資料照片)中央社記者張淑伶攝  107年2月24日

王童初執導筒是1981年的作品「假如我是真的」,隔年拍「苦戀」,連著兩年的得獎片都是大陸作家的作品。王童現擔任國立臺北藝術大學電影創作學系教授,106年10月在北藝大留影。(資料照片)中央社記者張淑伶攝 107年2月24日

我的電影你的禁片專題之1(中央社記者張淑伶台北24日電)1981年,電影「假如我是真的」為初執導演筒的王童拿下3座金馬獎。隔年,他又以「苦戀」拿下一座金馬獎。這兩部片都是大陸作家創作的劇本,在台灣拍成,在大陸成為禁片。

以「台灣三部曲」留名影史的王童,其實是以反共電影起家。王童日前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時,細數他執導大陸知名作家作品的電影緣分,一切還得回到1970年代末期,從白景瑞導演的中央電影公司大片「皇天后土」說起。

1977年大陸文化大革命正式宣告結束。此後,台灣官方支持中影拍一部描繪大陸文革苦況的電影,撥出很高的預算給「皇天后土」,王童負責這部片的美術工作。

當時兩岸隔絕,王童花了一個星期在情報局匪情研究室研究大陸的畫報和資料。按規定這些內容不能拍照、不能帶出,王童於是做了很多筆記、手繪,電影中中共解放軍的衣服、紅衛兵的衣服、臂章、標語和毛澤東的畫像都是這樣來的。

去不了大陸,「皇天后土」出外景到南韓,拍出北大荒的景象。日後「苦戀」也同樣到南韓拍攝。

「皇天后土」1980年上映,各界反應不錯,王童也成了對「匪情」略有研究的專家,這是接下來他又拍大陸題材電影的淵源。

後來,民間的永昇公司找來「假如我是真的」和「上海社會檔案」兩個劇本,想延續揭發大陸社會真相的電影熱潮。王童原本是「假如我是真的」的藝術指導,在該片導演難產的情況下,公司大膽請王童擔任導演。

電影描述一個青年為了想從農場返家與懷孕的女友結婚,冒充高幹兒子,開始享受到各種特權,他最終被揭發身分而坐牢,臨死前留下一句:「我因為假冒高幹子弟便落得如此下場,但假如我是真的呢?」

這部片小兵立大功,在有限的預算下最終名利雙收,在1981年的金馬獎中,打敗同樣入圍的「皇天后土」得到最佳劇情片獎,知名香港歌手譚詠麟得到最佳男主角獎,另外還得了最佳改編劇本獎。初試啼聲光芒就蓋過師父白景瑞,王童說:「有點尷尬。」

同時期,大陸作家白樺和彭寧創作的電影劇本「苦戀」出現在台灣報章。這部作品對岸在1980年拍成電影「太陽和人」,還沒公映就引發政治風波,時任中共領導人的鄧小平定調了「對苦戀要批判」的立場。

導演王童以反共電影起家,曾執導由中國大陸作家白樺和彭寧創作的電影劇本「苦戀」奪金馬獎。圖為中央電影公司民國71年拍攝「苦戀」,演員胡冠珍(中)等人在片場合影。(中央社檔案照片)

導演王童以反共電影起家,曾執導由中國大陸作家白樺和彭寧創作的電影劇本「苦戀」奪金馬獎。圖為中央電影公司民國71年拍攝「苦戀」,演員胡冠珍(中)等人在片場合影。(中央社檔案照片)

電影描述一名在海外已有成就的中國畫家,1949年後滿懷熱情返回大陸,開始受到逼迫,並在文革10年中遭遇磨難。影片中,畫家女兒一句「您愛這個國家,苦苦地戀著這個國家,可這個國家愛您嗎?」成為經典名句。

中影總經理明驥決定拍「苦戀」,許多名導都想爭取,明驥卻堅持要由王童拍。拍完後,留學俄羅斯的明驥還特別找來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反共的蘇聯作家索忍尼辛來台看片,索忍尼辛對此片非常稱讚。

1993年,王童終於見到了白樺。那是第一屆上海國際電影節,王童以「無言的山丘」獲得最佳影片金爵獎,影評人藍祖蔚記下了這歷史性的會面。

王童一見白樺的反應是:「完了,我要挨罵了!」因為當時拍「苦戀」,對大陸很多內幕和生活不夠了解,有一些技術性的錯誤。

而1988年在美國受邀參加愛荷華寫作坊時看過此片的白樺說,「雖然技術上有一些失誤,但是拍攝的誠意卻是讓人真感動的!」他們還夜遊黃浦江,在渡輪上夜話。

王童是陸軍中將王仲廉之子,1949年前後跟著家人撤退來台,當時僅7歲,對時代的動盪還有點記憶;家庭背景讓他對大陸題材的理解占了點便宜。

不過,反共電影只是證明了王童當導演的能力,真正讓王童投注熱情的,是「稻草人」、「無言的山丘」、「香蕉天堂」以及「風中家族」一系列呈現台灣近代史的作品。

他說,「一個電影家、文學家、畫家,不跟自己成長的土地接近是沒有辦法有生命的。我是台灣人,一定要拍自己的東西,台灣有自己的苦難史,這些是活生生的題材,所以我拍了三部曲。」

作為一個台灣的「外省人」,拍過反映海峽兩岸各自歷史的電影,今年76歲的王童說:「我的電影是關乎人,而不是『你是哪裡人』。」(編輯:楊昇儒)1070224

延伸閱讀》「假如我是真的」引發轟動 沙葉新不為權力寫作

延伸閱讀》你愛國家國家愛你嗎?白樺代表作在陸仍待平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