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放後管出問題 中國P2P起落一次看懂

發稿:2018/09/12 09:26
更新:2018/09/12 09:55
2013年開始,中國P2P以每天1到2家的速度飛速成長,但近數月以來如骨牌效應般出現倒閉潮。(檔案照片/中新社提供)

2013年開始,中國P2P以每天1到2家的速度飛速成長,但近數月以來如骨牌效應般出現倒閉潮。(檔案照片/中新社提供)

(中央社台北12日電)就在幾天前,浙江單親媽媽王倩因投資P2P血本無歸並反遭官方打壓而自殺。中國P2P數月以來如骨牌效應般出現倒閉潮,王倩的死讓外界更想對這一切追問「為什麼」,但弊端其實多年前已浮現。

P2P(Peer-to-Peer lending)是指個體和個體之間透過網際網路平台實現的直接借貸。個體包含自然人、法人及其他組織。

中國最早的P2P網貸平台成立於2006年,但是直到2011年才進入快速發展期,2012年邁入爆發期,當時較為活躍的P2P約400家。

2013年開始,P2P以每天1到2家的速度飛速成長。據不完全統計,當時包含線下放貸的網貸平台,每月交易額近人民幣70億元(約合新台幣315億元)。

P2P如百花齊放的同時,業者跑路的消息也不斷傳出,許多出問題的P2P公司玩起了集資,將錢用於自身發展或對外投資,或是以高利息為誘餌,非法吸金後直接消失。

面對業者倒閉,透過P2P放款的投資人則是投訴無門。當時北京有「網金寶」,深圳有「科迅網」,上萬名受害人損失金額從數千到上百萬不等,總數估計達數億元。

官方深知P2P的隱憂,中國人民銀行曾於2013年的年報中提出網路金融3大風險,例如P2P借貸平台會累積大量資金,容易發生挪用資金甚至捲款潛逃風險。

雖然如此,為了激發經濟活力,在官方大力鼓勵金融創新的背景下,包括P2P在內的網路金融成為寵兒,甚至寫入政府施政報告中。

中國政府希望透過網路金融發揮草根金融的優勢,解決中小微企業融資難的問題,並藉此促成傳統金融加快改革。各監管部門因此相繼逐步放鬆監管力度,公布系列有利於市場創新和業務擴展的措施,金融市場迎來大繁榮。

在政策往往「先放後管」、「行政力量大過市場」的中國,據陸媒法治週末報導,2012至2017年,中國金融市場走過一個「由放鬆管制、鼓勵創新、業務爆發、槓桿提升、違約增多、風險積累,到加強監管、限制業務、降低槓桿和嚴控風險」的循環過程。

專家表示,中國政府約於2016年開始在多種政策中提出去過剩產能,如今產業去產能已近尾聲,但金融領域的去產能、也就是去槓桿才剛開始,市場上許多P2P平台倒閉、負責人跑路,就是政府去槓桿的結果。

北京天則學術委員會副主席蔣豪稍早前在外媒撰文分析,由於體制因素,中國的金融壟斷、金融壓抑嚴重,隨著網際網路快速發展,「金融自由化」找到了土壤,提供投資者和貸款人便捷的撮合平台。

文章指出,相較於已開發國家較為健康的金融環境,中國投資人除了要面臨正常經濟狀況下的經濟風險,還要承擔體制機制不健全而產生的監管漏洞風險。整個中國的金融業,信用制度的缺失和薄弱都是根本問題。

陸媒第一財經日報曾披露,今年前5個月,中國平均每個月有20家P2P平台倒閉;6、7月則有逾180家平台出現狀況,包括公司負責人失聯或平台倒閉。

為防範請願民眾,中國銀監會面前的綠地、附近飯店部署大量警車及空置的公車、廂型車。(中央社檔案照片)

為防範請願民眾,中國銀監會面前的綠地、附近飯店部署大量警車及空置的公車、廂型車。(中央社檔案照片)

P2P如骨牌般接連出狀況後,部分受害者8月初曾經串連到北京請願,卻遭警方強行送走,以免事態擴大造成模仿,引發失控的連鎖效應。據報導,當時有上百名警力包圍銀保監會。

北京當然不是唯一阻止P2P受害者請願維權的例子。來自浙江省杭州市的王倩在遺書中說:「去上海找股東要錢,出來驅趕金融難民的警察比維權的人都多。去上海信訪局反映,幾百人被一群警察和協警暴力驅趕,這也是我親身經歷的警察打人。」

王倩遺書寫道「這個國家太令人失望」。她對自己的孩子說:「希望你好好讀書,長大後出國留學移民。」

中國P2P行業未來何去何從有待觀察。據中國首家P2P網貸理財行業門戶網站「網貸之家」數據,截至8月底,網貸行業正常營運平台計1595家,比7月底減少50家;8月停業及問題平台有63家,其中13家為新發現停業和問題平台。

數據顯示,8月P2P網貸行業的成交量為人民幣1193.27億元,比7月下降17.57%,與2017年同期相比大幅下降52.18%。(編輯:周慧盈/楊昇儒)1070912

延伸閱讀》被噤聲的中國P2P受害者 只能以絕路來開路

延伸閱讀》中國P2P集中倒閉 三大原因產生骨牌效應

延伸閱讀》對手機點搖頭竟背債 中國「租房貸」成下波金融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