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派專欄 政治家族掌權 菲律賓總統卸任難離政壇

發稿:2018/08/26 17:17
更新:2018/08/26 18:50
老馬可仕(圖)在上世紀80年代被人民革命推翻流亡美國,但家族成員至今仍是菲國政壇要角。(圖取自維基共享資源;作者bluemask,CC BY-SA 3.0)

老馬可仕(圖)在上世紀80年代被人民革命推翻流亡美國,但家族成員至今仍是菲國政壇要角。(圖取自維基共享資源;作者bluemask,CC BY-SA 3.0)

中央社駐馬尼拉特派員林行健/8月26日
菲律賓馬可仕家族成員近期接連成為媒體焦點,根深柢固的家族政治現象再度成為話題。另外,菲國總統卸任後回鍋當市長和國會議長,都顯示政治人物任期結束後難以淡出。

2016年菲律賓全國大選,前總統馬可仕之子小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 Jr.)參選副總統,試圖上演「王子復仇記」,但以26萬3473票之差輸給現任副總統羅貝多(Leni Robredo),小馬可仕的選舉抗議程序還在進行。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最近演說聲稱已經感到疲倦,如果像小馬可仕這樣的人能夠接棒,他願意隨時下台。他的說法使得馬可仕家族回歸再次成為鎂光燈焦點。

菲國人權受害者長期抨擊老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強人統治菲律賓長達20年與前第一夫人伊美黛(Imelda Marcos)擁有3000雙鞋的奢華過往,至今仍要求馬可仕家族懺悔、道歉。

延續家族血脈 菲律賓總統卸任不離政治

家族政治不是菲律賓政壇的獨有現象,但親族深入菲國政治的廣泛程度令人瞠目結舌,檯面上的政治人物幾乎都來自叫得出名號的世家,他們把政治當家族事業經營,家族元老理所當然的把權力傳給後代。

馬可仕是台灣民眾較為熟悉的菲律賓政治世家,但菲國的政治家族幾乎無所不在。

老馬可仕於1986年在人民革命中被推翻,舉家出逃夏威夷,他病逝在美國的土地。但馬可仕的政治血脈沒有中斷,家人返菲後,小馬可仕當選過省長、眾議員,後來當選參議員。其他家人也不遑多讓,老馬可仕的遺孀伊美黛現為眾議員,女兒艾米(Imee Marcos)是家鄉北伊羅科斯省省長。

菲國「人民治理賦權中心」(CenPEG)2016年選舉前一份涵蓋77省的研究發現,菲律賓有72個省份被政治家族掌控,比率高達94%。菲國近3任總統全是來自傳統政治世家。

雅羅育(Gloria Macapagal-Arroyo)的父親是菲律賓第9任總統,她的子女有兩人當過眾議員,雅羅育本人卸任後即使面對選舉舞弊及貪汙官司,仍然順利在家鄉當選眾議員,如今又獲推選為眾院議長,重拾影響力。

艾奎諾三世(Benigno Aquino III)的祖父與父親都是參議員、母親柯拉蓉(Corazon Aquino)當過總統,叔叔和姑姑當過參議員。艾奎諾三世由眾議員、參議員一路當上總統,雖然單身沒有子女,但他的堂弟也是參議員。

杜特蒂的父親被前總統歐斯梅尼亞(Sergio Osmena)任命為菲國中部城市的代理市長,後來進入老馬可仕內閣並當選納卯省省長;杜特蒂的女兒薩拉(Sara Duterte-Carpio)現為納卯市長,兒子原為副市長,去年12月因政治風波辭職。

現年40歲的薩拉最近成立政黨,招攬其他地區的政黨組成聯盟,部分觀察家認為她計劃走出納卯,看來將是杜特蒂家族的明日之星。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的女兒薩拉(左)為納卯市長,被視為杜特蒂家族的後起之秀。(圖取自Inday Sara Duterte-Carpio instagram網頁instagram.com/indaysaraduterte)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的女兒薩拉(左)為納卯市長,被視為杜特蒂家族的後起之秀。(圖取自Inday Sara Duterte-Carpio instagram網頁instagram.com/indaysaraduterte)

殖民歷史因素 菲國政治如王朝

多年前,前駐菲代表李傳通前往外省拜會一名眾議員,李傳通詢問她的農莊面積多大,眾議員站到瞭望台上得意地說:「放眼所及,盡歸我所有。」她的用語並非誇大其詞。

政治家族長期把持菲律賓地方,形成「政治朝代」,權力與財富大到令人難以想象,特別是在鄉下。這種現象是怎麼發生的?

歷史學家指出,菲律賓早期是酋長制度,雖然酋長可世襲,但不是「神授」,一旦無法有效領導和保護族人,就會出現挑戰者及權力輪替,但西班牙殖民後出現變化。西班牙殖民者挑選地方菁英代管人民,菁英獲封土地及獎賞,美國殖民延續同樣的統治手法,衍生更多政治家族。

事實上,1986年人民革命後,接替馬可仕的柯拉蓉也委任不少代理地方首長,有些首長成功締造自己的政治家族體系,大馬尼拉地區馬卡蒂市(Makati)市長和南部的納卯市都是菲國家族政治的後起之秀。

菲律賓前總統雅羅育(左)近期被推舉為眾議院議長,卸任後仍活躍於政壇。(圖取自Gloria Macapagal Arroyo, Beat the Odds臉書facebook.com/pg/GMABeat)

菲律賓前總統雅羅育(左)近期被推舉為眾議院議長,卸任後仍活躍於政壇。(圖取自Gloria Macapagal Arroyo, Beat the Odds臉書facebook.com/pg/GMABeat)

家族姓氏成參政品牌 菲選民就是不跑票

政治觀察人士認為,雖然菲律賓獨立後效法美式民主,但在家族政治深遠影響下,真正的民主一直難以落實。地方百姓長期受政治家族統治與照顧,有時甚至威嚇形成效忠領主的思維,家族姓氏成為響亮的「品牌」,不管政績好壞,每逢選舉選票就是跑不掉。

政治家族在某些地方還雇養私人武裝部隊,保護成員的安全、財富與權力。但競逐權力仍靠硬實力和槍桿子,選舉一到,許多地方就會傳出流血事件,當權家族與挑戰者的鬥爭層出不窮。

最駭人聽聞的是2009年11月發生的馬吉丹奧省(Maguindanao)屠殺案,至少57人在選舉暴力事件中喪生,候選人的家人、支持者和隨行記者都喪命。

家族或朝代政治對菲國地方發展及人民福址是好是壞,有政治學家認為,特定家族把持地方政治恐衝擊制衡原則,威脅民主機制,發生貪腐。

亞洲管理學院(AIM)政策中心2012年的研究顯示,多數由政治家族治理的菲國地方,人民生活品質發展較落後,剝奪與不平等也普遍,而最「肥」的政治世家多位於最貧窮的地方。

這種情況可以改變嗎?20多年來,菲國有志之士不斷嚐試立法禁止「政治朝代」,但多數立法人員本身就來自政治家族,法案能否過關可以想見。

最近杜特蒂推動修憲改制,修憲委員會在新憲法草案納入「反政治朝代」條款,能否過關尚待觀察。

不可否認政治家族也有能幹及優秀的成員,出身不應是從政的原罪,只要選民選賢與能,即使沒有「反家族政治」的法律,菲律賓也能擺脫世家糾葛,提升民主與社會發展。(編輯:廖漢原)1070826

延伸閱讀》小馬可仕若成功翻盤當選副總統 杜特蒂可能辭職

延伸閱讀》杜特蒂親嘴風波 市長女兒:以後隨行監控

延伸閱讀》菲律賓前總統雅羅育 獲選眾議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