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德聖的大航海夢:一張肖像畫啟動《臺灣三部曲》

發稿:2018/07/07 08:45
更新:2018/07/07 08:51
(中央社記者吳家昇攝)

(中央社記者吳家昇攝)

一幅畫引爆魏德聖的歷史想像,他說:如果歷史是那麼精彩,為什麼要偷工減料?

文:鄭景雯

畫裡的男子身材高大、體格粗壯,赤裸著上身、頭戴五色羽毛冠,手臂、小腿上有著圖騰刺青,他的右手拄著長弓、左手拿著羽毛箭,左腳直立、右腳交叉在側,神情有些閒散,看起來像是守城的武士。

這張被稱為「福爾摩沙人」的男子肖像,根據1627年來台的荷藉傳教士甘治士描述所繪,無法確定男子的年紀、職業,就這樣一張簡單的想像畫,勾起400年後一個用影像說故事男人的浪漫想像,他還準備要在台灣這塊土地上,重啟大航海時代。

魏德聖最近在媒體面前出現得少了,他似乎在「現在」這個當下銷聲匿跡,但是當他瘦小卻充滿力量的身影出現在面前,這位導演開始滔滔不絕,他還是那個魏德聖,「我想建立一個想像中的美好世界,希望有一個機會,把台灣介紹給大家。」

過去這一年魏德聖鮮少在媒體前曝光,不是因為他不處於台灣的「現在」,而是除了「現在」,他更努力地掘進台灣這片土地的「過去」。近期他因為成名作「海角七號」推出十年而露面,但大夥圍繞的話題,卻是他的下一個計畫《臺灣三部曲》。

「這個計畫醞釀有17年了,最近才開始成形。」魏德聖說要拍《臺灣三部曲》很久了,這是個巨大的計畫,他一直養著這個概念,並且愈養愈大,從單純的拍電影到蓋「豐盛之城」(http://zeelandia.com.tw/)歷史文化體驗園區,已經超越單純的文化創作。

回到最初,勾起魏德聖這一切遠大的夢想藍圖,不過就是400年前的一張畫。

「我不管寫什麼劇本,通常都是從一張照片開始。」17世紀時荷蘭傳教士甘治士(Rev. Georgius Candidius)受荷蘭東印度公司聘用,為了說服公司讓他在台灣傳教,做了一份完整的福爾摩沙人研究報告。透過甘治士的描述,畫師畫出了「福爾摩沙人」這張圖,成為最早的西拉雅族男人樣貌,想不到這張畫在400年後,讓台南出生的魏德聖陷入浪漫的想像,「我感覺畫裡的人是守城武士,在災難來臨前,閒散地等待一個衝突的到來,哇!多棒的一個時代。」

要不是魏德聖這麼會「腦補」,他也不會拍出《賽德克.巴萊》這樣高成本、大製作的電影,更不會有接下來要耗費好幾個億、花上好幾年才可能做得出來的《臺灣三部曲》。旁人總是告訴魏德聖:「你的人生有《海角七號》、《賽德克.巴萊》、《52 Hz I Love You》,夠了!已經很精彩了!」暗示他別再開啟另一個高難度任務,但魏德聖總是覺得人生還活不到半百,應該可以再做更多。

面對外界質疑及勸退,魏德聖總是樂觀地說:「我也知道這是一個蠻艱難的事,但先做嘛,做了再說,如果歷史是那麼精彩,為什麼要這麼偷工減料。」而他會受到歷史感召,是因為電影給了他作夢的機會。

魏德聖在遠東工專電機系畢業那年,看了勞勃狄尼洛主演的電影《四海兄弟》,這兩個小時成為他日後投入電影圈的關鍵;如果不是他在找尋電影題材時看了漫畫家邱若龍畫的「霧社事件」(現名為「漫畫·巴萊」),也不會打開他對台灣歷史感興趣的開關,成為日後拍攝《賽德克·巴萊》的動力。

所以,誰說400年前的一幅畫不會是魏德聖另一場奇幻旅程的起點呢?

(中央社記者吳家昇攝)

(中央社記者吳家昇攝)

=====

Q:歷史對你來說是什麼?

「我很感謝《賽德克·巴萊》的故事,因為要寫這個劇本,才去翻閱很多歷史,從歷史裡找到自己的位置,也才發現,跟歷史相處,就是跟未來相處。」魏德聖說這話時,眼神清澈又堅定,他認為歷史是一種智慧的累積,「越是了解歷史,越是發現歷史一直在重複。」

(本文節錄自中央社「文化+」雙週報第14期「為台灣說故事的人2」,7/9出刊)

延伸閱讀》海角七號10週年 魏德聖曾一度不想看

延伸閱讀》魏德聖公開台灣三部曲園區計畫 打造豐盛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