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教會定位未明 中梵談建交言之過早

發稿:2018/02/02 22:22
更新:2018/02/03 07:47
梵蒂岡有意讓中國大陸境內兩名獲教廷認可的主教讓位給北京屬意的「非法主教」,在教會內部掀起軒然大波。圖為梵蒂岡聖伯多祿大教堂前廣場。(圖取自維基共享資源,屬於公共領域)

梵蒂岡有意讓中國大陸境內兩名獲教廷認可的主教讓位給北京屬意的「非法主教」,在教會內部掀起軒然大波。圖為梵蒂岡聖伯多祿大教堂前廣場。(圖取自維基共享資源,屬於公共領域)

(中央社記者尹俊傑台北2日電)中梵據傳將就解決主教任命問題簽署架構協議,似乎排除雙方建交一大障礙,但建交與否涉及意識形態認同與教會內部團結,更牽涉中國社會穩定,雙方政治談判阻力未必因此減小。

近期,梵蒂岡有意讓中國大陸境內兩名獲教廷認可的主教讓位給北京屬意的「非法主教」,在教會內部掀起軒然大波。不少人將此視為中梵取得外交突破的前奏,也使中華民國與教廷的關係備受關注。

值得注意的是,立法院外交及國防委員會預定3日啟程前往教廷等地參訪,將拜會教廷行政部門,傳遞出台梵邦誼穩固的訊號。參訪團此行能否見到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將是焦點所在。

至於中梵關係,路透社1日引述教廷高層人士報導,教廷與北京針對主教任命問題的架構協議已準備就緒,幾個月內可能簽署。報導指出,主教任命爭議有解,「可能」為中梵時隔近70年恢復外交關係「鋪路」。

中梵若簽署這項為主教任命爭議解套的架構協定,可視為「越南模式」在中國推行的試金石,也就是雙方在主教任命問題上取得妥協,不堅持任一方掌握完全主導權。

重點是,這項協議沒有一次解決主教任命問題,離中梵關係全面正常化,更有一段距離。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時殷弘曾說,中梵已互動多年,卻遲遲無法建交,除了主教任命權問題,關鍵也在於「中國內部天主教會和梵蒂岡教會是什麼關係」。

在時殷弘眼中,北京與教廷談判牽涉到「國內穩定」。這項問題比主教任命複雜得多,顯然是中梵雙方談到建交時更難跨過的門檻。

首先,教廷高層近期提到想藉與北京對話促進中國境內實現教會合一。這並不容易。

畢竟忠於羅馬的地下教會與服從北京領導的「三自愛國教會」已分裂數十年,兩者若要合一,等於是要地下教會「地上化」,對地下教徒來說,將形同接受北京領導。這牽涉到中國境內估計1000多萬天主教徒中,約一半地下教徒的意願。

其次,如果中梵建交,等於給了教宗名正言順訪問中國的機會。屆時北京必須面對的難題是,「政」與「教」何者為大。

在「黨的領導」高於一切的「新時代」,北京若要承認教宗在宗教領域高於中共的位階,勢必要做出比擱置主教任命爭議更大的讓步。

此外,中國新修訂的「宗教事務條例」1日正式施行。這項被認為管控更嚴的法令上路背後,中國各地仍不斷拆教堂,地下教會主教無故失蹤時有所聞。中共統治方向是加強宗教領域控管,嚴防北京聲稱的「境外利用宗教進行滲透」。

就連接受路透社專訪的教廷人士也坦言,即使與北京簽了協議,天主教徒在中國有如「籠中鳥」的處境仍不會改變。

教廷過去一直被視為反共產主義,與北京幾乎水火不容。如今,雙方可能簽署所謂「君子協定」,除反映從本篤十六世(Pope Benedict XVI)以來教廷致力改善與北京關係的路線,也顯示北京在中共總書記習近平領導下,在宗教事務上跳脫既有框架,有著更靈活的思維。

但從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近期高分貝反對教廷和北京愈走愈近,批判教廷有意要兩位合法主教讓位,引起軒然大波,就可知道中梵對話有多麼棘手。其中的教會內部角力,在中梵對話中扮演的角色,也不容忽視。

就算報導屬實,中梵未來就主教任命權簽署架構協議,也不代表雙方建交在望。畢竟教廷並非俗世國家,而北京「維穩」重於一切。在境內天主教會實質分裂的矛盾沒有解決前,中梵建交恐怕只會為北京帶來比化解主教任命問題更大的爭議。

中梵接觸多年,這份協議若簽署,對雙方關係確實是突破。但論及建交,不僅阻礙猶存,也言之尚早。

畢竟這牽涉對不同政體與意識形態的認同,且談建交勢必要邁向協商「深水區」,而雙方對話是否能如教廷高層所言促進在中國實現教會合一,還是適得其反,造成教會內更嚴重的分裂,仍在未定之天。1070202

延伸閱讀》中梵主教任命問題 60年爭議一次看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