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派專欄 新加坡中文詞彙和台灣大不同

發稿:2017/11/08 10:21
更新:2017/11/08 11:11
新加坡多元種族以英文為主要溝通語言,華人社群雖說中文嘛也通,但語彙表達和台灣大不相同,圖為在咖啡店裡常見的「踢球」(美祿)和「釣魚」(茶包)。中央社記者黃自強新加坡攝106年11月8日

新加坡多元種族以英文為主要溝通語言,華人社群雖說中文嘛也通,但語彙表達和台灣大不相同,圖為在咖啡店裡常見的「踢球」(美祿)和「釣魚」(茶包)。中央社記者黃自強新加坡攝106年11月8日

中央社駐新加坡特派員黃自強/11月8日
新加坡多元種族以英文為主要溝通語言,華人社群雖說中文嘛也通,但諸多語彙表達和台灣大不相同,在新加坡的咖啡店裡可以「踢球」和「釣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曾經有人在新加坡媒體投書,認為新加坡的中文環境受到地域、環境、政治、文化、種族、網路及科技影響,出現非常奇特的語言現象。

這樣的結果讓新加坡的華語使用模式,融合多元民族文化色彩,如相較於新加坡式英文(Singlish),這種多語混合、抑或偏離傳統語言規範的中文表達方式,也有新加坡人認為是「現代新加坡華語」。

融入新加坡人經常聚集喝茶的咖啡店(Kopitiam),是瞭解華人在地文化的最佳選擇,否則勢必雞同鴨講。新加坡華人通常把飲料稱為「水」,搞不清楚對方的慣用語,也擺明自己就是一個觀光客。

例如新加坡的「咖啡店」並非台灣文青寫作、閱讀或打發時間的地方,指的是新加坡庶民美食用餐場所。這個詞彙被牛津英語大辭典收錄其中,有趣的是,如果跟著在地人前去,在店裡會被問到究竟要「釣魚」或「踢球」,更讓人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

飲料美祿(Milo)堪稱星馬地區人氣指數最高的飲品之一,美祿鐵罐印有球員踢球的圖樣,在地人看圖說故事,久而久之「踢球」一詞就取代美祿。

「釣魚」說法更有趣,掛有棉線的茶包透過熱水沖泡在茶杯中時起時落,有如拉根釣竿「釣魚」。因此人聲鼎沸的咖啡店裡,釣魚與踢球之聲總不絕於耳。

麥當勞或奶茶店裡,吸管是暢飲的工具,不過,星馬多半以「水草」稱呼台灣人常見的「吸管」,這竟也成為台北市宣導星馬語彙異同的最佳範例。

新加坡多元文化夾雜,中文語彙使用也跟著十足南洋風情,英語、福建話各種語言融合,包括同樣是在地人用餐場所的小販中心(Hawker Centre)、泛指洋人的紅毛(Ang Moh)、黃昏市場的溼巴剎(Wet Market)、紅包(Hongbao)或炒粿條(Char Kway Teow)等。

其他源自馬來話,含有高尚或勢利等用語atas,抑或帶有無知或笨蛋意思的bodoh,同樣也被在地華人夾雜並融入中文使用的語彙,更是見怪不怪。

新加坡華人語彙用於日常生活,是多元社會發展的結果,讓華語融入多元種族特色,馬來裔或印度裔等其他種族,也相繼適應這種華語與多語言混雜的表達方式。

現代新加坡中文的對話情景,天天都在咖啡店、小販中心攤位檔口中出現。這種中英文夾雜、福建話和馬來文相混的中文語彙,雖著實讓初來乍到的旅客偶有鴨子聽雷之感,另一方面卻凸顯在地中文語彙表達的多元特色。1061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