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彰化喝咖啡 歸鄉青年新視界[影]

發稿:2018/05/19 21:33
更新:2018/08/03 22:09
我在彰化喝咖啡,三五好友聚在一起分享彼此的故事和彰化的故事,也希望讓你的故事也成為彰化的一份子。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5月19日

我在彰化喝咖啡,三五好友聚在一起分享彼此的故事和彰化的故事,也希望讓你的故事也成為彰化的一份子。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5月19日

彰化老城點線面系列2(中央社記者謝佳璋、黃鈺嵐19日彰化電)走出彰化車站,站前噴水池正幽幽跳著水舞,放眼望去整體市容略帶懷舊感,沒有特別突出的高樓大廈,即便是假日午後人潮也不是那般洶湧,與台北車站前總是雜沓匆忙的氛圍截然不同。

城市小旅行走讀領路人建築師黃金樺出身彰化,和很多同鄉朋友一樣,他也北上唸書、打拚,出國飛過多少城市,闖出一片名堂,介紹過多少海外風景,卻甚少介紹自己家鄉。

今年透過2018兒童走跳藝術祭走讀活動,帶領民眾從彰化火車站出發,聽他用在地人的身分、建築師的角度為眾人介紹隱身在故鄉巷弄內的故事,讓人更深入且貼近地認識這座沉寂許久的彰化舊城。

首先到訪原是胡椒工廠的茉莉莉咖啡,屋內特意保留老屋最原始的風貌;長長人龍接著再走向喧鬧的民生市場,一旁似由木板隨性搭建的路邊攤「自家用料理食堂」到了,乍看普通,老闆夫婦卻是年度市場音樂祭「叫春小搖滾」創始人。

彰化歸鄉青年新視界

近年彰化市區內咖啡店如雨後春筍般冒出芽來,不少是返鄉青年世代所經營。不說可能有些難以想像,彰化市內曾歷經沒有咖啡廳的年代,「以前彰化人不會在彰化喝咖啡」,黃書萍說。要喝咖啡?去台中啊!要看展覽表演?去台中啊!現在有些不一樣了,各式文創小店開始在彰化市區內萌芽,小店青年互相接觸,熱忱開始像是漣漪般一圈圈擴散。來看看他們的故事→http://bit.ly/2ISZzG4

中央社新聞粉絲團發佈於 2018年5月19日
藝術走讀來到茉莉莉咖啡店裡,這裡隨處可以看到老屋改建的巧思,懷舊的氣氛中又見新穎;透過領路人黃金樺(後左)的導覽,讓人更加了解藏身老房子背後的故事。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5月19日

藝術走讀來到茉莉莉咖啡店裡,這裡隨處可以看到老屋改建的巧思,懷舊的氣氛中又見新穎;透過領路人黃金樺(後左)的導覽,讓人更加了解藏身老房子背後的故事。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5月19日

旅庫藝術走讀領路人黃金樺(前右)帶領大家進行一場城市小旅行,認識了解自家用料理老闆的理念。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5月19日

旅庫藝術走讀領路人黃金樺(前右)帶領大家進行一場城市小旅行,認識了解自家用料理老闆的理念。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5月19日

大夥漫步街頭,再抵達是百年歷史「王長發商號」,王家第5代王薏筑說,早被售出的祖厝,父親王能宏只花 5 分鐘就決定買回,當時全家還當是玩笑,卻沒想到就此走向老屋經營之路;拐個彎不過10來分鐘,彰化車站又重現眼前,巷弄裡的瘦子咖啡,店長黃俊堯也是個歸鄉青年,熱愛與人分享有關咖啡的一切。

黃俊堯說,自己也曾離鄉打拚,很多與他同年的朋友覺得彰化落後,不願回到故鄉,但如今彰化開始展露新的能量,就像藝術祭的誕生,他期待慢慢地、能有更多人願意回到彰化、造訪彰化,喝杯咖啡、互相交流,讓這座城市更加活絡。

這樣一趟小旅程,不過3小時左右,一群人悠悠哉哉走過大街小巷,卻是帶著滿滿收穫而歸。被打散在彰化各地的小店透過藝術走讀活動重新被連結起來,老屋的故事、年輕人的熱情如湧泉般源源不絕。

青年回歸老鄉 打破不變推展新視野

白色方塊咖啡&工作室店長黃書萍(左起)、懷抱教育文化協會理事長王雅玲、白色方塊工作室設計師黃書珊,把「走跳」精神與熱情帶回彰化,也讓彰化成為所有人的大舞台,每個步伐都串成一段精彩故事。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5月19日

白色方塊咖啡&工作室店長黃書萍(左起)、懷抱教育文化協會理事長王雅玲、白色方塊工作室設計師黃書珊,把「走跳」精神與熱情帶回彰化,也讓彰化成為所有人的大舞台,每個步伐都串成一段精彩故事。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5月19日

彰化市長年來始終如一的安靜與不變,是近年返鄉青年們與長居在地的人們共有的相同感受。從白色方塊咖啡&工作室老闆黃書珊與黃書萍姊妹、黃俊堯、黃金樺,到懷抱教育文化協會理事長王雅玲等人都出身在地,從他們口中反覆聽見的,總是許多年前他們離鄉打拚時,與他們幾年前返回家鄉所看見的彰化,「幾乎沒有改變」。

而他們的回鄉,就像是在一片靜止的水中,滴滴答答地注入各色墨水,漣漪擴散、 顏色渲染,逐漸活化這座老城市,帶來繽紛生機與活力。

近年彰化市區內咖啡店如雨後春筍般冒出芽來,不少是返鄉青年世代所經營。不說可能有些難以想像,彰化市內曾歷經沒有咖啡廳的年代,「以前彰化人不會在彰化喝咖啡」,黃書萍說。

對當時的在地人而言,要喝咖啡?去台中啊!要看展覽表演?去台中啊!黃書珊與黃書萍2012年剛回到故鄉彰化時,也維持著舊有的模式:休假往台中跑、消費往台中去、娛樂往台中找。

「因為彰化就是個吃飯睡覺的地方」,黃書珊邊回想邊舉例,在台中可以先去吃個午餐、再看場電影,散場喝杯咖啡,晚上剛好跟朋友約在哪聚聚,正好串成一天行程,「但在彰化,可能就比較難把這些點狀連成線狀。」

同是出身彰化的王雅玲不諱言,自己曾經很討厭沉寂的彰化舊城,她說,「對我這個世代來講,我們可能一直抱怨彰化不好」,然後選擇前往台北、台中、高雄, 到別的都市裡去看他們的東西。

「因為彰化它是沒有發展出自己特色的城市。」黃書萍如此說道。

剛決定經營咖啡廳時,兩姊妹起初也屬意落腳熱鬧繁華的台中市區,最後幾經評 估留在彰化市內,承接長輩的老房子,也開始思考起能夠為這個緩慢而安靜的家鄉做些什麼。

2015年,白色方塊咖啡&工作室正式在約莫百年前曾是老戲院「彰化座」的舊址 落腳,黃書珊與黃書萍兩姊妹運用自身在藝術行政與設計方面的長才搭配店內資源,陸陸續續舉辦多種藝文講座與活動,一切就從這個「點」出發,像滴墨水輕輕落在靜止許久的湖面。

正好當時興起一陣返鄉潮,許多在外地的彰化青年先後返回故鄉,各式文創小店 開始在彰化市區內萌芽,小店青年互相接觸,熱忱開始像是漣漪般一圈圈擴散。

2016年,黃書珊與黃書萍更進一步創辦在地報紙「懷報」,介紹彰化在地大小事、 讓小店的故事能被更多人知道。店與店之間、人與人之間,開始出現更多聯繫彼 此的「線」。

黃書珊與黃書萍兩姊妹運用自身在藝術行政與設計方面的長才,在白色方塊咖啡&工作室裡處處可以看見她們的巧思,也慢慢思考如讓這樣的藝文氛圍擴散到彰化街區各個角落。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5月19日

黃書珊與黃書萍兩姊妹運用自身在藝術行政與設計方面的長才,在白色方塊咖啡&工作室裡處處可以看見她們的巧思,也慢慢思考如讓這樣的藝文氛圍擴散到彰化街區各個角落。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5月19日

白色方塊成立快3年,黃書萍等人始終期待透過環境空間的影響帶動整體城市氛 圍的轉換,「如果彰化只有這樣一個空間去做這樣的事情,確實是很可惜的」,黃書萍說,於是她們開始發想,有沒有可能打造屬於彰化的藝術節呢?

在步調緩慢、人潮相當容易被外縣市吸走的彰化城裡,創造一個「是在地人會認同、外地人會想來」的活動。

有相同想法的王雅玲在高雄衛武營的馬戲演出中,感受到表演藝術能觸發人與人間的互動、激情及歡樂,看到了人們眼中的光,這一切層層交集,彷彿一滴又一滴持續落下的墨水,疊合、 擴散、渲染。

她們有了共識,決定向藝術借橋,邀請人們走入彰化城,激盪出2018兒童走跳 藝術祭這一個重要的「面」。

由點而線而面 藝術祭串起你我他

各店家內的藝術展演,就透過藝術走讀小旅行串連,領路人黃金樺(左)帶著大夥來到王長發商號前,聽著老屋的百年歷史和故事,讓老屋在民眾心中留下更多記憶。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5月19日

各店家內的藝術展演,就透過藝術走讀小旅行串連,領路人黃金樺(左)帶著大夥來到王長發商號前,聽著老屋的百年歷史和故事,讓老屋在民眾心中留下更多記憶。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5月19日

整場活動以彰化城為中心點,藝術當作半徑,不停延伸描繪出一圈又一圈的同心圓,像是陣陣漣漪;將靜態的藝術創作放在彰化街區各個店家,邀請人們走動其間,為老城舊街區帶來活力與人氣。

「因為彰化真的太安靜」,黃書萍不知是第幾次強調彰化的靜,「所以我們就想用一種比較擾動的形式,讓大家走跳在彰化。」

彰化並不是沒有故事、沒有特色據點的地方,「只是沒有人去把它串起來,或者說沒有去使用它」,黃書珊補充道,「彰化的點都非常點狀」,可能看個大佛20分鐘、下一站再散步20分鐘,「接著就結束了,不像鹿港,去逛個老街、去看很多不同的古蹟就串成一天。」

於是在各展場靜態展示之間,除了民眾可以自由遊走參觀,藝術祭也安排了城市走讀活動作為串連,帶領群眾穿梭彰化大街小巷,介紹這座城市的故事,串起人與人、人與城市、城市與藝文。

每個展場都是獨立的,風格不同、賣點不同、展出內容當然也不同;但每個展場 卻又如此相近,同樣充滿各種故事、同樣都樂於分享、同樣歡迎人們造訪。

城市大舞台 所有人都是主角

永樂街大富翁串聯起彰化的街角巷弄,彩繪出永樂街的八寶冰、四神湯、天后宮等風景,用擲骰子、跳格子的方式帶領大家重溫往日時光。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5月19日

永樂街大富翁串聯起彰化的街角巷弄,彩繪出永樂街的八寶冰、四神湯、天后宮等風景,用擲骰子、跳格子的方式帶領大家重溫往日時光。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5月19日

黃書萍告訴我們,這場藝術祭還包含「居民共創」的元素,像是穩定飛行模式中 展出的「永樂大富翁」,由插畫家 Kiwii、黃書珊與許多「畫手」一同打造,而這些「畫手」,包含黃書萍、王雅玲在內,還有許多參展小店老闆、當地居民等。

而南郭郡守官舍群中展出的「舞吧!郡守舍之夢」,則是由返鄉藝術家葉育君、當地南郭國小教師帶領學生共同創作,透過觀察街道房舍及生活其中的居民,實地踏訪後共同創作,除了靜態作品,更透過舞蹈展現城市觀察成果。

黃書萍與王雅玲笑著分享永樂大富翁創作點滴,曾有一天晚上,有些小店老闆知道創作者連夜趕工,熱心送來宵夜、咖啡,最後卻不知怎麼就也跟著跪在地上一起畫了 起來,「那天晚上大概有25個人跪在那邊畫畫吧」,她說。

想像著一堆人深夜趴在地上作畫的模樣,眾人都忍不住笑了起來。沒人強迫、沒人特別邀約,所有人就這麼留下幫忙,然後再到下一個地方、再幫忙,「它就是一個無形間的感染力。」黃書萍說。

而南郭郡守舍內早已多次由南郭國小師生串連藝術家帶來藝術展演,讓充滿歷史的日式屋舍成為藝文展演場地,也是更貼近一般大眾的公共空間。

南郭郡守官舍早已多次透過當地師生串連辦過多次互動藝文體驗活動,如4月間舉辦的老屋創客工作坊,帶領大家從實作中認識老屋的結構建築之美。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5月19日

南郭郡守官舍早已多次透過當地師生串連辦過多次互動藝文體驗活動,如4月間舉辦的老屋創客工作坊,帶領大家從實作中認識老屋的結構建築之美。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5月19日

2018兒童走跳藝術祭中,南郭郡守官舍以藝術家葉育君和南郭國小小朋友的共同創作為點綴,為郡守屋增添了新的回憶和藝術氣息。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5月19日

2018兒童走跳藝術祭中,南郭郡守官舍以藝術家葉育君和南郭國小小朋友的共同創作為點綴,為郡守屋增添了新的回憶和藝術氣息。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5月19日

個人也好、小店也好,原應是不同的獨立個體,都透過活動被串接,成為一個整體;最初可能僅有一點的好奇也因這般渲染,慢慢擴散成一整片熱情,讓人不由得想參與。就算是「參展方」或「主辦單位」,也不時流露出身為「觀眾」的期待目光。

在這場城市藝術祭裡,彰化市化身一座大舞台,所有人的都是主角,只要身在其中,都是這場藝術祭的觀眾與演出者,被影響也影響著每一個人。

從外地的人角度來看,彰化市好像真的不那麼大,不會大得彷彿逛也逛不完;但彰化市卻也沒那麼小,小得好像什麼也沒有。蘊藏在各家小店的故事,其實豐富得讓人流連忘返。

彰化市區很無聊嗎?透過這群返鄉世代和居民的串連,街區內早已不只是看看大佛、吃顆肉圓就走就能結束,更能是悠哉放鬆的一整片小日子。下回造訪彰化,挑間喜歡的咖啡店吧!和這群小店青年一起分享彰化的故事,也讓你的故事成為彰化的一份子,像漣漪一圈圈推散開來,最終也將激起熱情的浪花。1070519

坐在白色方塊咖啡館裡看著彰化街景,大家期待透過環境空間的影響帶動整體城市氛圍的轉換,帶來繽紛生機與活力。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5月19日

坐在白色方塊咖啡館裡看著彰化街景,大家期待透過環境空間的影響帶動整體城市氛圍的轉換,帶來繽紛生機與活力。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5月19日

延伸閱讀》藝術走跳老彰化 熱情串接人與城

文化+雙週報封面故事》搶救復興路迢迢 徐嘉彬堅守台灣花磚夢

文化+雙週報封面故事》磨石子:細石和汗水打磨出的台式建築魔法

文化+雙週報封面故事》鐵窗花的時代美學 被遺忘的老屋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