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走跳老彰化 熱情串接人與城

發稿:2018/04/24 18:36
更新:2018/04/24 22:48
2018兒童走跳藝術祭重頭戲「走跳藝術日」在彰化孔廟完美落幕,大家一起合影把美好的事留在彰化,期待下次再相會。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4月24日

2018兒童走跳藝術祭重頭戲「走跳藝術日」在彰化孔廟完美落幕,大家一起合影把美好的事留在彰化,期待下次再相會。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4月24日

彰化舊城點線面系列 1(中央社記者謝佳璋、黃鈺嵐彰化24日電)2018年4月7日,彰化市國定古蹟彰化孔子廟大成殿前成了現代默劇與街頭藝術家的舞台,大小孩子或席地而坐、或倚牆而立,大家目光充滿期待,接著便是一連串驚嘆的開始。

笑聲撒了滿地,儘管野孩子肢體劇場帶來的默劇不作聲,卻能直勾勾打進每個人心底。

一群穿黑白條紋裝的爺爺奶奶撐著紅傘亮相,背景音樂則是俗又有力的經典台語曲目,劇團成員主動牽起孩子的手,邀請觀者一同演出,剎那間一切都被活化,大朋友們也主動跨過觀眾與演出者的界線,歡樂渲染整座孔廟,滲透整座城市,讓安靜的彰化舊城產生了不同的化學變化。

觀眾裡頭不少人是第一次看默劇,現場更有長輩說:「啊、面奈欸畫啊內!」但隨即也被演出者趣味的肢體動作和互動橋段逗得哈哈大笑。

野孩子肢體劇場在走跳大舞台演出「哼哈爺奶」,一群爺爺奶奶撐著紅傘來到彰化,把歡樂的時刻帶給每一個人,一起哼哼哈哈走下去。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4月24日

野孩子肢體劇場在走跳大舞台演出「哼哈爺奶」,一群爺爺奶奶撐著紅傘來到彰化,把歡樂的時刻帶給每一個人,一起哼哼哈哈走下去。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4月24日

足上舞伶楊立微用優雅身段完成各項高難度技巧,還邀請現場兩名小朋友坐上以桿子懸掛的吊椅,她則用雙腳轉動,讓孩子們像是搭上遊樂園的旋轉飛椅般笑得開心,更讓垷場所有人都驚呼連連。

而Mario Game Time以懷舊遊戲瑪莉兄弟為主題,紅帽子、小鬍子裝扮,讓大家再熟悉不過的電玩角色一上場就深獲共鳴,結合魔術與雜耍的互動表演,讓眾人彷彿掉入遊戲奇幻世界,樂此不疲。

大舞台落幕後,已有觀眾期待著明年還有沒有第2屆藝術祭,也有人開心表示「不用再跑到台中看表演啦」;演出者也紛紛發表感想,野孩子肢體劇場就表達了對彰化觀眾的高互動性以及大方給予笑聲和掌聲鼓勵的驚豔。

巴奇先生更在臉書寫下,「這裡是彰化孔廟,除了祭孔大典外的時間孔子應該都很無聊吧!」,逗趣表示藝術祭讓他「跟孔子笑的很開心」。

巴奇先生Papi Bucket用桶子搭配鍋碗瓢盆等日常生活用品,打擊出動感的節奏,現場也邀請小朋友登台互動。 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4月24日

巴奇先生Papi Bucket用桶子搭配鍋碗瓢盆等日常生活用品,打擊出動感的節奏,現場也邀請小朋友登台互動。 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4月24日

大環表演者楊世豪也有相同感受,他說居然可以在歷史古蹟「彰化孔廟」,拿著大環在供奉「至聖先師」的大廳前轉動著,讓他深感「藝術不需要在盛大的殿堂, 即便在鄉間也同樣美好」。

每個「走跳人」蓄積多年能量、走過多少城市,這天共同在彰化這座舞台讓人們看見以經年努力積累成的精湛演出,換得一次次掌聲與笑聲迴盪,多元的藝術樣貌在百年古蹟的孔廟中展露豐厚活力,打入所有參與者心底,必然留下一段特別且開心的回憶。

在此之前,這座寂靜的舊城並沒有太多藝術能量如這般動態呈現,這場藝術祭就像是一滴落在城市中的墨,以無人可預期的方式在城內悄悄暈染開來。

而一切的源頭,則是來自一群熱情洋溢、不分老中青的返鄉世代。

在大佛、爌肉飯與肉圓之外

白色方塊工作室設計師黃書珊(右起)、白色方塊咖啡&工作室店長黃書萍、懷抱教育文化協會理事長王雅玲,選擇以藝術為接點,希望讓人們走入彰化,看見城市的各種可能。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4月24日

白色方塊工作室設計師黃書珊(右起)、白色方塊咖啡&工作室店長黃書萍、懷抱教育文化協會理事長王雅玲,選擇以藝術為接點,希望讓人們走入彰化,看見城市的各種可能。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4月24日

提到彰化,藝術祭發起人之一、懷抱教育文化協會理事長王雅玲告訴我們,許多人對這座舊城的印象常停留在八卦山上有大佛,或是一碗美味爌肉飯跟肉圓,人們吃完了、便走了。

「但彰化應該不只有這樣」,王雅玲微皺著眉頭說,她決定和另一名發起者、白色方塊咖啡&工作室店長黃書萍一起,選擇以藝術為接點,盼讓人們走入彰化,看見城市的各種可能。

「彰化安靜太久了。」黃書萍說,這是這次訪談中,她與許多同屬返鄉潮的青年朋友反覆提到的事。黃書萍進一步解釋,因為這個城市欠缺很多能夠互相刺激的活潑生機。

也曾離鄉背井北上打拚的黃書萍,以自身經歷訴說台北與彰化間的差異,她說,台北有著各式各樣的文化節、藝術祭,可能各區各自都有屬於自己地域的活動,一個接著一個應運而生,「那是一種自然而然撞擊出來的熱鬧」。

「彰化的安靜在於這些都不常態、不太有。」黃書萍說著自己對彰化市這座故鄉之城的觀察與想法,因為她們也曾是習慣這份安靜的一員,很多人習慣下班後就回家,或者花上不用半小時的時間,直接到熱鬧的台中聚餐消費,而她們剛開始也想把店開在台中。

彰化是不講話的城市,她說,「城市本來就不會講話」,但黃書萍等人明白,環境與空間卻能夠在無形中影響到當中的人們,從而互生互動,激盪更多火花。

於是她們從自家的咖啡店做起,辦報紙、辦講座等等,透過各種形式企圖把一點 「什麼」帶入這座城市,串起在地人對在地的連結。

2018 兒童走跳藝術祭就在一次接著一次小型的活動無意地串接下,逐漸醞釀成形。

以心底的兒童為經,用走跳的精神為緯

野孩子肢體劇場用默劇肢體律動的表演方式,邀請小朋友一同演出,歡笑聲迴盪在彰化孔廟。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4月24日

野孩子肢體劇場用默劇肢體律動的表演方式,邀請小朋友一同演出,歡笑聲迴盪在彰化孔廟。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4月24日

走跳,一個介於國台語之間的詞彙,老一輩的人常說:「我欲去台北走跳。」那代表著出外打拚那股認真、努力不懈的精神,而黃書萍、王雅玲就期待把這樣的 「走跳」精神與熱情帶回彰化。

期待透過「走跳人」的奮鬥精神影響彰化這座無聲城市的想法,讓他們邀請到許多在表演時不講話的演出者,不論是野孩子肢體劇場的默劇或9名街頭藝術表演者。

黃書萍說,這些「走跳人」都在各自的領域相當努力,儘管演出時並不說話發聲, 卻能透過肢體動作傳達自己的理念、與民眾互動,帶起觀者的感動,那就是一種 「無聲的有聲」。

「這樣的走跳精神可以讓我們跟城市去互動,讓人們也透過這樣的走跳感受城市 的熱力。」

2018兒童走跳藝術祭重頭戲「走跳藝術日」在彰化孔廟登場,大人小孩席地而坐,不用跑到台中就可以開心欣賞精彩表演。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4月24日

2018兒童走跳藝術祭重頭戲「走跳藝術日」在彰化孔廟登場,大人小孩席地而坐,不用跑到台中就可以開心欣賞精彩表演。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4月24日

而選擇把兒童融入活動名稱,雖然常讓初次接觸的人常認為這活動就是設計給孩子們的,但黃書萍表示,其實這更是一場「for大人」的活動。

黃書萍想起,不久前一個孩子看見正在白色方塊咖啡&工作室展出的畫作,直率地展露那份喜歡,哭著鬧著甚至想站上椅子把畫給拿下來,「這是我們身為2、 30 歲的大人已經不敢做的事了」,她笑著說。

因為「喜歡」,所以想要「占為己有」,黃書萍形容孩子們那份純粹而直接的情感,她說很多大人早已忘記那種純真的快樂與喜歡,這次活動更希望能看見參與者用更純粹或直白的方式展現自己的情緒。

王雅玲笑著點頭,說起這次藝術祭設計總監黃書珊的名言:「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兒童。」訪談現場眾人都笑了開來,每個人都笑得像個孩子一樣活潑浪漫。

這個藝術祭要「當作送給彰化所有心中住著兒童的人」,王雅玲熱情地邊說邊張開雙臂,這是她們選擇用來關心這座故鄉城市的方式之一。

不定義規模成功 盼共創回憶歡迎再來

2018兒童走跳藝術祭走跳藝術日在彰化孔廟舉行,人潮擠滿大成殿廣場,不用再到台中去看表演,一起坐在地上欣賞屬於彰化的文化藝術活動。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4月24日

2018兒童走跳藝術祭走跳藝術日在彰化孔廟舉行,人潮擠滿大成殿廣場,不用再到台中去看表演,一起坐在地上欣賞屬於彰化的文化藝術活動。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4月24日

喚醒整座彰化城的 2018 兒童走跳藝術祭自然讓黃書萍與王雅玲等人受到媒體關注,這場完全自籌自辦、自主自理的地方性活動,常被不少媒體問起的,總是關於活動規模以及成功失敗。

問起她們當初預期這個活動規模多大?是幾百人還是幾千人?黃書萍與王雅玲對看一眼,歪了歪頭,最後黃書萍笑笑比了個一點點的手勢告訴我們:「沒有多大,就是這樣。」

「就算只有 3、5 個觀眾,如果他們真的感動、真的看到,那就夠了」王雅玲強 調,一旁的黃書萍頻頻點頭。

「我們真的沒有在談規模,大家就是玩得很開心。」王雅玲說,就是透過活動能 多認識一個人、多發現一個表演者、多學了一個東西。

不是一定要做1或8或10,黃書萍補充道,也許所謂規模未必都一定要被數據化,可能有人因為這次活動有了想在彰化停留久一點、想要再次造訪彰化的想法,「那可能就是一個無形的規模,是比數據來得更重要的一件事」。

去年的一場活動中,黃書萍曾邀請氣球藝術表演者香蕉哥造訪彰化,帶給小朋友們歡樂回憶,於是這次藝術祭活動訊息出來後,許多小朋友都反覆追問著:「那香蕉哥會來嗎?」

「我們還有別人啦!」黃書萍顯然對孩子們的「質問」覺得可愛地好笑,她接著說,就像之前香蕉哥被這樣深刻記憶,也許這次安排大環演出,下次變成被追著問大環還會不會來,「對我而言,那就是我覺得的成功」,黃書萍語氣堅定地說,「因為它被記憶了。」

街頭藝術表演者吳義祥以大環在孔廟外的藝術市集區廣場為觀眾帶來精彩演出,讓每個大小朋友心中留下無限驚嘆。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4月24日

街頭藝術表演者吳義祥以大環在孔廟外的藝術市集區廣場為觀眾帶來精彩演出,讓每個大小朋友心中留下無限驚嘆。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4月24日

這個藝術祭、這些活動能在居民、在孩子心中留下什麼,後續餘韻迴響與城市氛圍的甦活,這是王雅玲與黃書萍以及團隊成員們最期待看見的。

4月7日的走跳大舞台,台上台下齊心也開心地讓整體活動完美落幕,人與人之 間透過藝術演出被銜接,陌生的路人在孔廟透過演出有了共通點——他們的眼中都有光。一如王雅玲曾在高雄衛武營看見的,如今在彰化也被實現。

已經有人開始期待著何時會看見第2屆的藝術祭活動,黃書萍與黃書珊兩姊妹對此笑了笑說,「先讓我們睡個三天三夜再說吧!」

也許未必是藝術祭的形式,也不一定非她們主辦不可,黃書萍說,也期待有其他人以這樣的活動為源頭,為彰化帶入各式各樣的藝文能量。

因為她們更希望在往後的日子裡,看見愈來愈多人以各種形式為彰化發聲,還能有更多人願意自發性地「走進彰化城」。

將多元藝術形式導入彰化、讓人們重新探訪彰化各個角落,如今這群人散發的能量,正像是潑灑在寂靜白色畫紙上的彩墨,任意流動,沒有框架、沒有模板,一點一滴確實擴散,渲染並觸及至每個到訪者的心底。

沒有人可以預期潑墨畫的成品會是什麼樣子,只能相信那些色彩交織出的繽紛活 力。一如沒有誰能預見彰化城的很久很久以後,但此時此刻此處這些青年所投注的能量,必將影響這座舊城,逐步迎向它色彩斑斕的未來。1070424

藝術走跳老彰化 熱情串接人與城

提到彰化,大家會想到什麼呢?

這個看似安靜的城市,其實充滿無限生機。現在就和我們看看一群熱情洋溢、不分老中青的返鄉世代,是如何為彰化注入活力的吧!http://bit.ly/2HFEsqv

Posted by 中央社新聞粉絲團 on Tuesday, April 24,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