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大維晚年貼身採訪 沈靜引以為榮【影】

發稿:2017/10/21 09:10
更新:2017/10/23 14:11
前國防部長俞大維晚年只接受中央通訊社資深記者沈靜(圖)採訪,沈靜在俞大維過世後,曾在報上撰文紀念「俞公公」。中央社記者黃慧敏攝 106年10月21日

前國防部長俞大維晚年只接受中央通訊社資深記者沈靜(圖)採訪,沈靜在俞大維過世後,曾在報上撰文紀念「俞公公」。中央社記者黃慧敏攝 106年10月21日

俞大維舊居專題5(中央社記者黃慧敏金門縣21日電)前國防部長俞大維晚年只接受中央通訊社資深記者沈靜採訪,其他記者想要訪問他都得經過沈靜引薦。沈靜說:「我以在他人生最後2年多的時間訪問他為榮。」

已退休的沈靜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時表示,她父親追隨先總統蔣中正,從小就聽到父母親談到俞大維,對俞大維耳熟能詳,知道他是一位對國家社會有很大貢獻的人。

但直到民國80年,沈靜才首次見到俞大維。在此之前,她曾兩次透過電話訪問俞大維。在第二次電訪時,沈靜問俞大維「政治人物是否需要有班底?」俞大維回答:「我用人從未帶過班底,到任何單位不帶人,不提拔人,鐵面無私,一切以做事為主。」

沈靜說,俞大維看到這篇報導後,透過護士打電話告訴她,以後可以到家中訪問。後來,沈靜赴新生南路俞大維官邸,計劃訪問建國80年專題。由於時值國民黨主流與非主流之爭,俞大維主動將話題轉移到國家團結上,呼籲國是危艱,任何事都要以和為貴,希望不要兄弟鬩牆,以國家社稷為重;就好像上海人常常兩手一拱說「和了!和了!」一樣。

隔天,俞大維護士再度打電話給沈靜說,「俞公公」看了她的報導非常高興,說她寫得很好,希望沈靜以後常來家裡。

沈靜說,從那次以後,大概每一、兩個星期就會到俞大維官邸報到一次;如果沒去,電話就來催了。也因為如此,在俞大維人生最後2年多,沈靜成為主要採訪他的記者。沈靜透露,俞公公曾交代說,其他記者要採訪他,「一定要沈靜帶來才行」。

民國83年,前國防部長俞大維紀念館落成,當時資深記者沈靜(2排左3)專程前往金門出席啟用典禮。前右2為俞大維的兒子俞揚和。(翻攝照片)中央社記者黃慧敏傳真 106年10月21日

民國83年,前國防部長俞大維紀念館落成,當時資深記者沈靜(2排左3)專程前往金門出席啟用典禮。前右2為俞大維的兒子俞揚和。(翻攝照片)中央社記者黃慧敏傳真 106年10月21日

沈靜的報導,在政界引起不小迴響,包括當時總統李登輝在內的各界人士常到俞大維官邸請益。沈靜說,官邸侍衛和護士透露,更早時前總統蔣經國也常拜訪訪俞大維;兩人談得差不多時,俞大維會說「你可以走了」,蔣經國就回說「是的,是的」,但是不會立刻離開,而是在外面再坐一會兒才離去。由此可見蔣經國對俞大維的尊敬和禮遇。

2年多的貼身採訪,沈靜說,每次只問一、兩個問題,俞大維就會一口氣講個2、3小時,每次她都獲益良多。她說,俞大維雖已風燭之年,但思維尖端,洞悉世事,見解與多數人不同,令她多所欽佩。

沈靜說,俞大維曾借她的筆呼籲中國共產黨要進行全面的經濟改革,而非當時鄧小平倡導的鳥籠式經濟發展;沈靜笑說,中共現在得感激俞大維。

此外,沈靜說,瓊瑤小說當年被當局指為「灰色」,影響青少年,俞大維不以為然;他反問,誰沒有十五、十六少年時?

即便耄耋之年,沈靜說,俞大維活力十足,保有赤子之心,甚至有點調皮。例如,每次沈靜到官邸,俞大維會兩手一拱裝傻問:「小姐貴姓?」又說自己老了,聽不清楚、眼睛也不好,也不好,然後兩人就會相視而笑。開朗、調皮的模樣,一點都不像90多歲的老人家。

俞大維曾為沈靜民國81年出版的書「人生,難題與夢」寫序,文中引用哲學家羅素「好文章必須清楚又不囉唆」的話,誇讚沈靜的文章正達到這番境地。沈靜說,實在不敢當,這可能是俞大維為他人著作寫的最後一篇序文,「我引以為榮。」

82年7月8日下午,得知俞大維過世噩耗,沈靜趕到三總見他最後一面。她回憶,「我從來沒有見過一位已經走的人,紅光滿面像嬰兒,走得如此安詳。」

台北市文資審議會通過將俞大維溫州街故居提報為國定古蹟,沈靜認為這是正確的決定,相信俞大維在天之靈會很欣慰。她說,俞大維是近代史中不可或缺的人物,故居保留下來,景仰他的人不必跑到金門,可以就近追思了。1061021

延伸閱讀》傳奇國防部長俞大維 金門人難忘的158公分巨人
延伸閱讀》俞大維舊居成古蹟 提案建築師陳勤忠憂喜參半
延伸閱讀》俞大維動員軍醫接生她 她送俞公公走完一生
延伸閱讀》搬離俞大維故居 許文富家屬樂見老屋保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