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計程車司機與1987 讀李容馬自傳補一堂轉型正義課

發稿:2018/08/04 18:53
更新:2018/08/04 19:43
2012年為期170天的罷工現場,李容馬(圖)說當時他連退出工會自保的選項都沒考慮過。(大塊文化)

2012年為期170天的罷工現場,李容馬(圖)說當時他連退出工會自保的選項都沒考慮過。(大塊文化)

(中央社網站)改編自韓國光州事件、六月民主運動的電影「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1987:黎明到來的那一天」在台灣票房亮麗,感動不少人。要了解南韓跌跌撞撞的民主歷程,與兩部轉型正義電影大賣的時代背景,MBC電視台記者李容馬的自傳「我相信世界可以改變」,是很合適的補課讀物;它不只是一個記者的時代觀察、一個工運人士的血淚控訴,也是給台灣的借鏡。

李容馬這個名字,對台灣觀眾來說並不陌生,他是紀錄片「共犯們」的主角,2012年為了爭取新聞報導自由,他與MBC工會成員一起策劃了長達170天的罷工,被MBC電視台以「擾亂公司內部秩序」為由解雇。經過漫長的抗爭,2017年12月,「共犯們」的導演,與李容馬同遭解聘的崔承浩接任MBC社長,但是,李容馬在2016年被診斷罹患腹膜癌末期,無法再回到新聞第一線。當時,他的雙胞胎兒子才8歲。

李容馬目前在位於京畿道的家中療養,罹癌的衝擊,讓他決定提筆寫書。「我擔心孩子在人生面臨要做出重大決斷的時刻,身邊卻沒有可以傾談的人該怎麼辦。因此我想透過自己經歷過的人生,來告訴他們這個社會是怎麼回事。」李容馬在序文裡這麼說。

(大塊文化提供)

(大塊文化提供)

這是一本父親寫給兒子的手札,從出身貧困的童年開始寫起,李容馬這個很普通的年輕人成長的軌跡,映照著韓國社會、政治的變遷、湖南與嶺南的地域情結,以及進入媒體之後,他所見識的赤裸裸的階層對立、辦公室政治、外力(包括政治和財閥)干預編播,以及他對媒體人這個角色的省思。

「媒體是觀看社會的窗口。如果這扇窗是黃色的,外面的世界看起來就是黃色的;如果這扇窗是紅色的,外面的世界看起來就是紅色的。」李容馬從社會新聞開始跑起,跑過財經、文化、司法、政治、戰地新聞,看到種種光怪陸離的媒體百態。比方說,南韓著名的「三星共和國」。李容馬這麼寫道:

「三星是韓國最大的財閥集團,是無人能撼動的至尊。(中略)寫關於三星的報導,公司長官和身邊認識的人都會打電話來關切。但是連部長和編輯部都還沒看到我的報導,這些人怎麼會知道呢?我不禁懷疑有人把還沒審過的報導,整篇拿去交給別人,因此有好幾次我故意延遲交稿時間。還有一次,我寫了批判檢察廳的報導寄給公司,不久三星的公關部門就打電話來,質問我為什麼要批判檢察廳。當下我覺得離譜,還失聲笑了出來。我批評的是檢察廳,當事人還沉默以對,反而是三星打電話來抗議。何況報導都還沒發表出來……」

李容馬認為,媒體的第一作用,就是監督和批判掌握權力的人,是多數弱者對少數強者的牽制,媒體應該牽制的少數強者,不只政府和執政黨,還包括了在野黨和其他媒體,因為他們也是重要的權力機關。

2017年3月11日,李容馬在第20次燭光集會中發言呼籲將檢察廳和公營廣播的人事權還給公民。(大塊文化提供)

2017年3月11日,李容馬在第20次燭光集會中發言呼籲將檢察廳和公營廣播的人事權還給公民。(大塊文化提供)

當李明博政府加大力道介入公營電視台人事、「剷除左派人馬」,MBC傳出若再罷工將有大量解雇的耳語,很多人拒絕加入工會,李容馬卻接下工會廣宣局長一職,為什麼?因為「如果連我都拋棄工會,那麼工會就會垮台啊;這樣的話,我們戰鬥的唯一支柱就會倒下啊。」

得了罕見且難治的癌症,人生走到倒數時光,李容馬這本自傳的批判火力非常猛烈,他想對兒子說的正是書名「我相信世界可以改變」,這個世界並不那麼美好,但是新的、美好的世界,一定要由「我們」來共同打造;這個「我們」,是懷抱希望與信心的整個社會。

「我相信世界可以改變」中文版比原文版多了一個副標題:「韓國MBC記者提供的鏡子」。近代史上,台灣與韓國有許多相同的軌跡,李容馬所看到的韓國歷史與社會糾結,以及他為什麼要奮鬥的熱情和動力,或許正是一面給台灣的鏡子,讓我們對照現況,思索如何改變自己的世界,以及我們對於改變自己的未來,有沒有勇敢的夢想,以及熱情。(編輯:黃淑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