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舊更要創新 徐嘉彬盼打造新世代花磚文藝

發稿:2018/02/24 15:14
更新:2018/08/09 21:46
每一片花磚都是一個老屋的故事,憑著對花磚的熱情,台灣花磚古厝創辦人徐嘉彬將一個人對花磚的喜愛,化為人們對文化的認識,希望把台灣花磚美學深植在人們的心中。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2月24日

每一片花磚都是一個老屋的故事,憑著對花磚的熱情,台灣花磚古厝創辦人徐嘉彬將一個人對花磚的喜愛,化為人們對文化的認識,希望把台灣花磚美學深植在人們的心中。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2月24日

台灣花磚文藝復興系列4(中央社記者謝佳璋、黃鈺嵐嘉義24日電)一片瓷磚能帶來多少驚喜?位於嘉義市的台灣花磚古厝中保存大量在台俗稱花磚的彩瓷面磚,由創辦人徐嘉彬和他的團隊20年來親手搶救,近期更成功找回百年前早已停產的花磚製作技術,盼讓花磚重回民眾生活,重新感受百年前的美好。

從台灣各地老屋上搶救下的彩瓷面磚,台灣一般常稱作「花磚」,片片都是立體浮雕手工彩繪,每一片花磚背後都蘊藏一棟古厝、一個家族的故事。20年前,徐嘉彬為尋求與心儀對象的共同話題,將對方老家上的花磚當成引子,沒想到除了牽起兩人一世情緣,也同時找到一生志業。

台灣花磚文藝復興 百年歲月絢爛依舊

用20年時間親手搶救回來,美麗的瓷磚牆不只為訪客帶來驚喜,每一片更代表著一個老屋故事。嘉義這間古厝裡,保存大量俗稱花磚的彩瓷面磚,創辦人徐嘉彬和他的團隊希望讓花磚能重新走入民眾的生活,讓大家能夠再次感受這份百年前的美好。》http://bit.ly/2sRBloZ看新聞、聊文化,中央社文化+雙週報 為您解密貼圖的世界。》http://bit.ly/2EQpQja

中央社新聞粉絲團貼上了 2018年2月24日

不只保存 更要再生

隨著都市更新、經濟發展,留存在台灣老屋上的花磚大量消逝,徐嘉彬與幾名志同道合的夥伴們多年來營救、修復並保存台灣各地花磚;約3年前開始,他們更加碼投入花磚產製技術的復興與研發。

「我們其實有件事情一直很想做,就是讓花磚在台灣重生。」徐嘉彬受訪時談起團隊的核心理念,語氣堅定。

近年台灣興起復古風潮,談起台灣老花磚,徐嘉彬也非熱衷於花磚之美的唯一代表,儘管許多文創團隊常運用花磚圖樣推出各式文創商品,但卻鮮少有人如徐嘉彬一般投入花磚本身的燒製,真正地復刻甚至創造彩瓷面磚。

全世界約在100年前停止生產花磚,被問及怎會想到投入花磚那片「磚」本身的再製,徐嘉彬表示,手工花磚製作過於繁複、困難,讓花磚產製技術瀕臨絕跡。

徐嘉彬說,這也導致很多老房子想要重建或維修時,原先嵌有的花磚可能破損、消失,但即便屋主想重現當年美麗花磚,卻也找不到人生產,讓許多老屋重建後失去了花磚的潤澤。

不管是人為拆除或是自然消毀,台灣老花磚的「被迫」消失讓徐嘉彬與他的團隊想到,如果他們有能力復刻花磚,台灣就能再現當年美麗文化,於是他們開始朝這個方向邁步。

2016年,徐嘉彬的團隊開始研究花磚產製,但消失百年的技術絕非一蹴可幾。

徐嘉彬說,當時與新北市鶯歌陶瓷博物館洽談合作,找到當地已有開窯4、50年資歷的專家協助燒製花磚素胚,但第一次試燒400多片,全部失敗;第二次再400多片,依然失敗。

經過無數次的反覆嘗試,台灣花磚古厝團隊現在已慢慢掌握最關鍵的「釉藥」技術,在成員巧手下重新讓花磚再生,盼讓這項技術能永久保存下去。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2月24日

經過無數次的反覆嘗試,台灣花磚古厝團隊現在已慢慢掌握最關鍵的「釉藥」技術,在成員巧手下重新讓花磚再生,盼讓這項技術能永久保存下去。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2月24日

即便素胚總算漸漸穩定,接著還有「釉」的難題。每種顏色的釉藥配方需要歷經多次反覆嘗試,甚至排窯的方式、升溫曲線的變化,都可能影響到最後結果。

「釉的部分是最困難的。」徐嘉彬表示,釉藥配方以及在什麼樣的溫度變化下會讓釉產生何種色彩,當中成分比例的調控與升溫曲線的記錄相當繁複精細。

歌手周杰倫的歌曲「青花瓷」中寫到「天青色等煙雨」一句,徐嘉彬以此為例說道,天青色就是必須在那種濕度、溫度下才會出現的顏色,多一點少一分都不成。

透過團隊匠師手工復刻立體花磚圖樣,並與陶藝家合作燒製素胚確保基礎穩定性,接著再使用經過無數次測試調整的釉藥配方上色,放入高溫可達1200度的窯內連燒3天,直到開窯後才能確認成品算是成功或是失敗。

也因此,徐嘉彬形容每次開窯都是一場「美麗的賭注」,不到最後自己也不知道成品會是什麼模樣;如果成功得到想要的色彩,記錄下那份配方永久保存,他說,「那是一個很棒的感覺。」

至今徐嘉彬的團隊持續嘗試各種排列組合,透過與專家合作研究,盼成功穩定地留下更多美麗色彩。

反覆測試,無數失敗,儘管逐步掌握相關技術,但過程中的失敗不免會帶來挫折感;透過募資平台、網路社群等號召迴響,他們成功跨出同溫層外,愈來愈多人透過他們認識花磚,也對他們的努力表達支持及認同。

台灣花磚古厝創辦人徐嘉彬蹲在窯前觀察情況,他說每次開窯都是個美麗的賭注,所有的美麗都會在開窯的那一瞬間揭曉。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2月24日

台灣花磚古厝創辦人徐嘉彬蹲在窯前觀察情況,他說每次開窯都是個美麗的賭注,所有的美麗都會在開窯的那一瞬間揭曉。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2月24日

這讓徐嘉彬的團隊們有了堅持下去的動力;而他們的堅持也有了收穫,如今徐嘉彬的團隊已具備花磚「復刻」能力,更進一步盼以文化創意的角度「創作」花磚,營造屬於這個世代的「台灣花磚」。

打造走入生活的花磚文創

成功復刻失傳的手工上釉立體浮雕花磚,讓徐嘉彬充滿驕傲與自信,而他也強調:「文創是我們的命脈。」

台灣花磚古厝對於所推出的文創產品要求非常高,徐嘉彬說,正因為要推廣這份美麗文化,必須要走出台灣、走向國際,更希望能讓花磚真正重回民眾生活領域,所以投入相當心力開發文創產品,也期待打入建材市場,提高對產品精緻度等要求,盼讓花磚有朝一日能重回真正屬於它的地方。

擺放在花磚古厝內的產品並不算多,除了採用花磚紋樣的小用品,還有真正的瓷磚、杯墊與鏡框等,與外面常見的花磚文創產品不同的是,大多數產品都是歷經上釉窯燒而成的彩瓷面磚,保有立體浮雕質感。

單片販售的杯墊也能當成普通瓷磚鑲嵌在家中;鏡框周邊的裝飾花磚,每片都是貨真價實的瓷磚,更別說真正可用於建築的大片瓷磚。

積極搶救並力促台灣花磚再生的徐嘉彬強調,文創是支持他們的命脈;要推廣這份美麗文化,必須要走出台灣、走向國際,更希望能讓花磚真正重回民眾生活,所以投入相當心力開發文創產品。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2月24日

積極搶救並力促台灣花磚再生的徐嘉彬強調,文創是支持他們的命脈;要推廣這份美麗文化,必須要走出台灣、走向國際,更希望能讓花磚真正重回民眾生活,所以投入相當心力開發文創產品。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2月24日

談及未來規劃,徐嘉彬表示,已有飯店、民宿等陸續採用他們所燒製的大片彩瓷面磚,目前也正和留英設計師合作打造椅子,要在現代設計感的椅子鑲上花磚,就像百年前的花磚家具那樣,讓它走入大家的生活中,實際被採用、使用。

徐嘉彬也說,目前其實已有不少藝術家前來洽談合作,希望能將他們的藝術放在花磚上,盼為台灣文化留下什麼,更有藝術家表示願意將自己的作品全數授權製成花磚呈現。

徐嘉彬認為,對那些百年前流傳下來的美麗,當然希望能就那樣留存在原處,不要再去破壞,但如今我們這一代也應該用屬於現代的文化思維,來創造新台灣文化的美麗,百年後也將成為新一代的台灣老花磚。

徐嘉彬:盼讓每個人描繪出心中那片花磚

在文化傳承推廣方面,台灣花磚古厝將持續在台洽談展出計畫,今年8月預計將北上台北故事館,將花磚之美帶給北部民眾,盼透過各地展覽,讓愈來愈多人親自接觸、了解台灣老花磚的歷史。

繼2016年透過法國艾克斯.馬賽大學(Aix Marseille University)將台灣花磚文化與世界多國花磚併同,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申請「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後,英國、法國、日本等地也陸續有學者專家等各界人士前來交流,並表達合作意願,徐嘉彬相當期待讓台灣花磚走出本島,正式到海外展出的那一天。

此外,雖然目前暫時僅開放和教育團體合作,但不久後台灣花磚古厝也將逐步推出一般民眾可體驗的「花磚DIY 體驗教室」,盼讓每個人都能親手畫出心目中的那片花磚。

徐嘉彬選擇先從教育團體著手,因為他認為,從教育起步對文化推廣而言是重要的。目前已有嘉義的中學美術教師安排學生前來體驗,期待透過這樣的經驗,培育學生對花磚的情感連結。

當白色的素胚交到一個人的手上,那些立體浮雕上該擁有什麼樣的色彩、深淺濃淡,就由那個人親手描繪。

未來台灣花磚古厝也將推出「花磚DIY體驗教室」,透過彩繪過程培養民眾對花磚的情感連結,盼讓每個人都能親手畫出心目中的那片花磚。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2月24日

未來台灣花磚古厝也將推出「花磚DIY體驗教室」,透過彩繪過程培養民眾對花磚的情感連結,盼讓每個人都能親手畫出心目中的那片花磚。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2月24日

訪談快結束時,正巧遇到首批體驗學生所繪製的花磚正要出窯,徐嘉彬與團隊成員們興致勃勃,難掩期待心情。從窯中取出的作品一片片放在桌上,儘管每個人手繪筆觸略有不同,但不減鮮豔色澤。

徐嘉彬拿起一片花磚說,這是學生畫的第一片磚;是一片可以跟他一輩子、百年後也將成為台灣老花磚的瓷磚。他們可以驕傲地告訴後代子孫:「這是阿公畫的!」翻到反面,白色的磚背面上寫著大大的Made in Taiwan。百年前花磚產製廠商總是寫上國外地名,如今,透過徐嘉彬等人努力,終於讓台灣重回能夠產製花磚的國度,勢必也將讓台灣在百年後的花磚史上留名。1070224

採訪當天正巧遇上學生作品出窯,桌上滿是剛出窯的花磚,這些都是學生親筆畫的第一片磚,是一片可以跟他一輩子、百年後也將成為Made in Taiwan的台灣老花磚。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2月24日

採訪當天正巧遇上學生作品出窯,桌上滿是剛出窯的花磚,這些都是學生親筆畫的第一片磚,是一片可以跟他一輩子、百年後也將成為Made in Taiwan的台灣老花磚。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年2月24日

延伸閱讀》 再難也要堅持 徐嘉彬:博物館就該活得精彩

延伸閱讀》 堅守台灣花磚夢 徐嘉彬:熱情會熄信念不滅

延伸閱讀》 百年歲月絢爛依舊 淺談台灣老花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