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尋認同 舒米恩用音樂凝聚文化

發稿:2017/11/12 10:39
更新:2017/11/12 11:15
創作歌手舒米恩‧魯碧(Suming‧Rupi)獲頒第九屆總統文化獎青年創意獎,他呼籲政府應視原住民為績優股加以投資,破除補助、輔導邏輯。中央社記者盧太城攝106年11月12日

創作歌手舒米恩‧魯碧(Suming‧Rupi)獲頒第九屆總統文化獎青年創意獎,他呼籲政府應視原住民為績優股加以投資,破除補助、輔導邏輯。中央社記者盧太城攝106年11月12日

(中央社記者羅苑韶台東12日電)創作歌手舒米恩投入故鄉都蘭青少年文化教育,又發起富文化意涵的音樂節活動,獲頒第九屆總統文化獎青年創意獎。他呼籲政府應視原住民為績優股加以投資,破除補助、輔導邏輯。

舒米恩‧魯碧(Suming‧Rupi)是台東都蘭人,在都蘭長大,家中說阿美族母語,到台北唸書後,不斷地被指是台東來的原住民。

「社會對原住民有誤解、敵意或刻板印象。我們都蘭的學校去參加台東縣運動會時,連學校名稱都被取笑是『賭爛』,這明顯是語言霸凌,社會對我們很不友善」。

他說:「還好我們都能自嘲排解,EQ(情緒智商)很高,一起扛著這名字,要不然一出都蘭就被人家笑,哪還活得下去。」

舒米恩台北求學期間深刻體會少數族群的處境,自台灣藝術大學畢業後回到都蘭,他說:「以前只有一種教育方式,然而學校課本那麼不友善,讓我們原住民更看不懂自己。」

舒米恩出身貧苦,當過工人,大學時為了籌措學費,還曾到葬儀社樂隊吹奏樂器。

創作歌手舒米恩‧魯碧(Suming‧Rupi)(左)求學期間深刻體會少數族群的處境,大學畢業後回到都蘭,舉辦活動鼓勵家鄉學子認識阿美族文化意涵,今年獲頒第九屆總統文化獎青年創意獎。中央社記者盧太城攝 106年11月12日

創作歌手舒米恩‧魯碧(Suming‧Rupi)(左)求學期間深刻體會少數族群的處境,大學畢業後回到都蘭,舉辦活動鼓勵家鄉學子認識阿美族文化意涵,今年獲頒第九屆總統文化獎青年創意獎。中央社記者盧太城攝 106年11月12日

回鄉時,他25歲上下,自許「部落自己的孩子自己教,我們有自己的教育系統」。舒米恩找尋認同感,意識到要「先喜歡自己」,於是開始練習精進母語,重新認識成長環境裡長者們從事活動的文化意涵。

他彷彿自言自語地低聲說:「比如砍竹子很有學問,不同季節不一樣。去海邊學習哪裡找得到海膽、龍蝦或其他可當作食物的海中生物。」講到海中生物時,還夾雜著阿美族語。

愛好自己文化、希望永續傳承的舒米恩,帶著青少年去海邊認識生態,帶男生去游泳、砍竹子,帶女生採野菜、做編織。

舒米恩說,這些活動鼓勵他們多學母語以及生態知識,認識阿美族人的生活。

提到母語,舒米恩表示,外面社會環境沒有機會練說,那就創造說母語的機會,例如出唱片、舉辦阿米斯音樂節,「喜歡的人就來學吧」。

2011年他以「Suming」獲得第22屆金曲獎最佳原住民專輯獎,2015年憑「太陽的孩子」電影主題曲「不要放棄」拿下第52屆金馬獎最佳原創電影歌曲獎,「不要放棄」2016年又拿下第27屆金曲獎最佳年度歌曲。

舒米恩發起的阿米斯音樂節今年進入第4屆,動員都蘭有文化認同的人,邀請其他部落有文化動能的年輕人參加。他們有參與部落公共事務如豐年祭或其他祭典經驗,舒米恩排除傳統上以教會、學校或協會名義辦活動的方式,清楚定調是富文化意涵的音樂節活動。

他說:「阿米斯音樂節的動員力越來越盛,今年很多人回來參加。年輕人用行動證實,讓老人家有信心。」

「要有信心」,舒米恩反覆說。他辦音樂節堅持不拿公部門的錢,因為太容易陷入政治迷思,因為不願陷入過多複雜人際關係。

堅持不請官員致詞,一開始讓擔任公職的部落長輩不安,他認為「部落裡爸爸媽媽才是都蘭的長官」,他不邀功,總是強調靠大家幫忙才能把活動辦起來。

阿米斯音樂節去年起設計了專屬旗幟,除了都蘭國中活動現場,大街上很多商家也懸掛這面旗幟。舒米恩開玩笑說:「這就是都蘭國,人們付門票像付了簽證費才能進來」,接著正色說:「愛國就是愛人、愛土地,有認同感,這是台灣很缺乏的,很多人出國才理解。」

總統文化獎青年創意獎得獎理由指舒米恩「長期深耕部落,進行部落青少年的文化教育工作,亦為青年返鄉之典範。這個獨立與在地精神正在改變台灣文化與社會。」舒米恩14日將到台北領獎。1061112

創作歌手舒米恩‧魯碧(Suming‧Rupi)獲頒第九屆總統文化獎青年創意獎,他投入故鄉都蘭青少年文化教育,鼓勵他們多學母語及生態知識,認識阿美族人的生活,還發起富文化意涵的音樂節活動。中央社記者盧太城攝 106年11月12日

創作歌手舒米恩‧魯碧(Suming‧Rupi)獲頒第九屆總統文化獎青年創意獎,他投入故鄉都蘭青少年文化教育,鼓勵他們多學母語及生態知識,認識阿美族人的生活,還發起富文化意涵的音樂節活動。中央社記者盧太城攝 106年11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