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事志工二十年 廖珮含樂做不起眼公益人

2016/07/01 18:35:00
自稱個性簡單、笑聲很大的廖珮含,從來沒有覺得在幫助別人,只是在做喜歡的事而已。

自稱個性簡單、笑聲很大的廖珮含,從來沒有覺得在幫助別人,只是在做喜歡的事而已。

「我從小學就開始當小志工,到成立1la1之前,我都是一個人去做志工;成立1la1是希望一個人拉一個人,發揮影響力去做有意義的事。」廖珮含謙遜的說明成立「一拉一」的動機和理念,她相信這個社會上,還有很多人都有心想要當志工,只是缺乏機會罷了。

「我做志工,只因為做這樣的事情很開心,我真的從來都不覺得是在幫助別人……」正在澳洲墨爾本進修學前教育證照課程的臺灣女孩廖珮含,隔著越洋電話強調,她當志工沒有其他原因,只是很單純的覺得做了就很快樂,她說自己是個很簡單的人,想做的事一定會去試試看。

個頭瘦小、長相清秀,一頭過肩烏黑長髮的廖珮含,外表看來就像高中剛畢業,很難想像77年次的她,已經從事志工近二十年,是公益平臺網站「1la1」(一拉一)的創辦人。「我從小學就開始當小志工,到成立1la1之前,我都是一個人去做志工;成立1la1是希望一個人拉一個人,發揮影響力去做有意義的事。」廖珮含謙遜的說明成立「一拉一」的動機和理念,她相信這個社會上,還有很多人都有心想要當志工,只是缺乏機會罷了。

「其實我小時候的夢想,是要成為一名清道婦!」會有這樣與眾不同的想法,是因為國小參加籃球校隊,每天很早就要到學校練球,上學途中看到清道夫總是默默在路邊打掃環境,「我覺得他們是世界上最偉大的人,因為他們可以為了提供我們更乾淨的環境而不怕髒,我希望自己長大以後也可以和他們一樣。」廖珮含笑說,當同學分享自己的夢想是當老師、當醫護人員、當警察時,她都不敢說出自己的夢想是當清道婦。因為害怕自己和別人不一樣,會受到嘲笑,所以只能默默的將這個夢想放在心底。

愛當志工 鬧家庭小革命

雖然當時她不敢說出自己的夢想,卻也不放過任何可以當志工的機會,例如下課時,她都會到特教班陪特教生一起讀書,她覺得這是一天上課下來最愉快的時光。升上金華國中後,她並未因為課業繁重而放棄志工服務,還加入童軍團,在活動中擔任反毒宣導。就讀東山高中時,則是利用假日到家附近圖書館或野鳥協會當志工,「在人與人的互動中,我得到的是最簡單的快樂。」廖珮含說當志工得到的快樂最簡單,感覺最真實。

「其實,一直以來,我爸媽都不贊成我做志工。」廖珮含表示,或許是因為相較讀成大化工的哥哥成績好,而她功課卻差強人意,導致每當她說要去當志工時,爸媽總是直接否決:「先把書念好再說。」但個性倔強的她,還是會趁爸媽忙於衛浴廚具生意,無暇他顧時溜出門,結果就是回家後和爸媽大吵一架。甚至大學聯考選填志願時,她選了嚮往已久的社工系,但是在爸媽反對下,改念了輔仁大學廣告傳播系。

小國諾魯 教她更懂分享

雖然爸媽不理解,讓她無力抗拒而不得不屈服,但還是澆不熄她對志工服務的滿腔熱情。進入輔大,她一度因為不適應課程而萌生退意,但轉念一想,何不利用學校資源,多選修一些服務學習的課程,同時利用課餘時間去做志工?「結果我因為累積許多志工服務經驗,在2009年大四時,被選中參加外交部國際青年大使交流計畫,前往位於南太平洋的邦交國諾魯進行交流;而這個歷練也改變了我的一生!」廖珮含說。

諾魯共和國是全世界第三小國家,人口不到一萬人,全島面積開車只要20分鐘、走路3小時即可以環島一圈,「雖然在諾魯每天分區停電8小時,生活中沒有手機、無線網路、物質貧乏,但是我發現當地人快樂滿足的生活,是源自於分享。」而這份領悟也成了廖珮含回國後,決定成立「1la1」公益平臺的原動力。

成立1la1讓影響力擴散

「如果我覺得服務他人後的心情很愉快,那我為什麼不把這種心情分享給大家?」廖珮含笑說,回臺後,希望能把快樂傳給更多人,加上自己身邊有許多朋友想做好事、當志工,於是在2010年4月1日愚人節,大學畢業前兩個月,她成立了1la1公益平臺網站。選在愚人節成立,是希望除了能自娛之外,還可以娛人,希望每個人都能發揮自己的影響力,影響身邊的人,來做些有意義的事。「希望1la1是一個可以讓大家找到自己的地方,一個人拉一個人,擴散影響力,一起做有意義的事,就是1la1的理念。」廖珮含認為,能創造不同的志工機會讓大家參與、知道自己可以做些什麼,這就是讓自己進步的動力。

她相信社會上有很多人有心當志工,只是缺乏機會罷了。她開心的說,即使現在她人在澳洲進修,但1la1還是正常運作,大家還是會透過1la1相揪一起去做志工。

公益創舉 揪志工洗公車

1la1成立後第一個活動,就是幫往返輔大的513路公車「洗澡」。怎麼會想到幫公車洗澡呢?她說,搭乘513路公車,看到椅背遍布立可白塗液書寫的文字,相當礙眼。她跟同學發現,公車司機只清潔公車外部跟輪胎,並不清洗內部。於是她上1la1號召大家一起幫公車洗澡。

「其實找人一起洗公車不難,真正難的是要鼓起很大的勇氣,到車站去找站長,說明自願幫公車洗澡。」一開始,公車站的司機都感到狐疑,想不透為什麼會有一群學生願意在晚上10點以後,等司機下班後來做這件事?後來,看到志工很用心的清洗公車內部,並且感受到乘客對乾淨車廂的肯定與回饋,司機們紛紛卸下心防,轉變態度,跟著志工一起做。

之後,每當耶誕節或春節來臨,廖珮含都會透過1la1在網路號召有志青年,一起來裝飾513路公車,甚至自掏腰包買春聯等裝飾品為公車變裝,連邦交國諾魯、吐瓦魯和馬紹爾群島的在臺民眾與學生,也主動報名來參與。

愛心無敵 贏得父母認同

其實1la1剛成立時,廖珮含不敢讓家人知道,擔心父母親誤會她都快大學畢業了還不務正業,不好好規畫未來,尤其是1la1所做的公益服務都「很不起眼」,就是做些很平凡的服務,例如到輔大Doggy Club關懷流浪動物,幫狗洗澡、餵食、遛狗等。

「成立1la1時,大家對我有過非常多質疑,包括錢從哪裡來?有錢賺嗎?」也有人建議她利用1la1創業,「成立1la1的初衷其實很單純,就是快樂做志工。做自己喜歡的事,別人對我的想法或價值評斷並不重要。」她唯一在意的,是父母的認同。

2012年,她入圍青輔會(現改名為青年發展署)青舵獎志願服務類個人組。頒獎當天總統親臨現場,所以她鼓起勇氣邀請爸媽陪她出席,希望爸媽能理解她所做的事。雖然最後她並未得獎,但這過程已經讓爸媽對她做志工的態度有了轉變。「爸爸說,知道我入圍,就已經以我為榮了。」頒獎結束後,「媽媽還拿出信用卡,要我邀志工朋友去吃飯。」廖珮含說:「當下真的很感動,因為我知道爸媽已經開始認同我做志工了。」

大學畢業後的工作,經常接觸兒童和青少年,發現孩子們談自己的事情時,都會回到學齡前階段,而且多半是不愉快的經驗,所以,她開始找尋如何解決這些不愉快的方法。她沒有相關教育背景,先在臺灣上了保母培訓課程、考上保母證照後,發現澳洲政府很重視學齡前教育,便選擇到澳洲進修。她沒把握未來學成回國後,這些能力是否能在實際工作上學以致用,但她認為先準備好了,就有機會用在需要協助的孩子身上。

廖珮含說,1la1從一開始只是小小的學生社團,現在已經是個有超過五千人次、八個國家的志工參與的公益平臺;她相信,公益平臺存在的意義,就是讓每個人心中的善念無限延伸。(文/林佳弘;圖片提供/廖珮含)

全文詳見《青春共和國》2016/6 No.8